台灣桑耶寺 公告欄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4

同樣根據《五燈會元》等禪宗典籍記載,漢地禪宗二祖慧可大師晚年經常到酒肆、屠場去,有人不解,二祖便說,「我自調心,何關汝事?」後來有禪師經常到妓院去調化眾生,又如越州禪師不喜聞「佛」字,南泉斬貓、丹霞燒佛等也都是一般人以淺顯之見難以接受的行為。又根據《晉書》等史料記載,歷史上鳩摩羅什大師晚年時另闢居所,置有妻室,有弟子欲效仿,一日大師上堂,手持一碗,碗裡裝滿小針,並說有誰若能像我一樣將針吞下,即可學我行為。於是將針悉數吞下,並又一一從全身毛孔中出來,於是眾人愧服。還有濟公和尚的吃肉喝酒、不守清規,金山活佛行為詭異、常現神通,但卻都受到大德們的推崇。

 

他們的雙運、降伏等因以智慧攝持,故不成障礙,酒飲得再多,也不會對神智有絲毫影響(關於藏地僧人食肉,已於《放生功德甘露妙雨》中作了論述),但凡夫不能簡單地效仿,如孔雀吃毒物越多,羽毛反而更加鮮艷,而烏鴉食毒無疑只會喪失性命。

 

節錄自慧光集-密宗斷惑論

台灣桑耶寺, author

如果你們虛度此生,空手離開世間,那麼在未來,人身將非常難尋。

六道眾生都曾如父母般愛護你,你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愛與慈悲。

生、老、病、死是一條沒有橋樑或淺灘的河流,你們把船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