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桑耶寺 主法上師


主法上師

仁波切 詞語釋義

仁波切源於藏語,原義是「珍寶」,意義與和尚、阿闍黎、喇嘛、高僧相近。在香港譯作寧波車或仁寶哲。在漢語中仁波切一詞的用法並不普遍;儘管在意義上仁波切與上師和活佛並不完全相同,但在漢語中大眾常用上師和活佛來稱呼仁波切。

僧人在三種情形下會被稱作仁波切,一是轉世高僧(即活佛)並被認證;二是學問堪為世人楷模者;三是此世有很高修行的成就者。也就是說轉世高僧一定是仁波切,但被稱為仁波切的人不一定是轉世高僧。

一個偉大具格的 仁波切 必備條件

  • 須有正統傳承的根本金剛上師之密法灌頂。
  • 從金剛持至自己的根本上師,其間所有密法之傳承灌頂皆須圓滿,不可間斷。
  • 須受阿闍黎灌頂,精通顯密佛法及菩提心學與怛特羅,並具備火供等修法材料,熟悉所有經文儀規中說的修行方法。
  • 自己有能力傳授密法時,須經根本金剛上師許可,方可對人傳法灌頂。

蘇南嘉措仁波切


中華佛教吽字持明成就正法會主法上師 蘇南嘉措仁波切,五歲時被認證為專修普巴金剛法之大成就者阿登聽列的轉世靈童,爾後長年受持佛陀智慧教法,受到寧瑪派白玉傳承、敏珠林傳承最高法主──貝諾法王、敏林赤欽法王等法王認證,並在羅桑尼瑪大堪布、策旺吉美仁波切、晉美朋措法王等多位大成就者座下修習佛法。

七歲時,仁波切依止–羅桑尼瑪大堪布,學習藏文文法、讀、寫及修法儀軌。並於十歲時開始為期三年零三個月的閉關。十三歲閉關圓滿後,仁波切又在家鄉一座寧瑪派「卓千傳承」、具有三、四百年歷史的「咕嚕寺」學習許多藏傳佛教的修法儀式,包括唱頌儀軌、法器使用及製做壇城「多瑪」。

十六歲時、仁波切在大成就者–策旺吉美 仁波切的座下聽聞無上光明大圓滿—智慧上師(移喜喇嘛)的教授。並於同年進入「文殊菩薩」的真實化身、尊貴的–晉美朋措 法王位於西藏康區色達縣所創辦的「喇榮五明佛學院」研讀。

蘇南嘉措仁波切與晉美朋措法王
仁波切接受根本上師傳授諸多密續和教法,在喇榮五明佛學院八年修學圓滿後,前往青海藏區、曲瑪裡縣,教導當地孩童藏文讀、寫,以及傳授當地信眾「中陰文武百尊」法門,開示中陰文武百尊壇城「見、聞、觸」三種解脫利益功德,並舉辦「阿彌陀佛極樂法會」弘法度眾,極力復興失傳已久的寶貴教法與西藏文化。

圓滿青海度眾因緣後,求法心切、精進勇猛的仁波切遍歷印度、尼泊爾等多處佛教勝地積極朝聖,並參訪諸多當代偉大上師,與貝諾法王、敏林赤欽法王再續法緣,並在多位具德上師座下,接受聽聞如海廣闊深邃的教法傳承。

修學圓滿後,蘇南嘉措仁波切細觀娑婆眾生因緣,有感台灣是佛法興盛的福地,為相續佛法事業於末法不衰,慈悲的智者帶著懷柔法界眾生的悲智西渡來臺,四處行腳弘揚殊勝的佛陀教法,成立中華佛教吽字持明成就正法會,積極入世宣揚佛法,親自教導並帶領弟子聞思修持顯密教法,為弘法佈教、續佛法身慧命、淨化社會人心而努力不懈。

蘇南嘉措仁波切

主法上師的真實神奇故事

一百年都沒有老鷹飛來的地方-- 蘇南嘉措仁波切為往生信眾召請老鷹的真實故事。

天葬對藏人來說是非常神聖重要的事,藏人相信天葬的老鷹是空行母的化身,菩薩的使者,藉由天葬可以將死者的神識牽引至淨土⋯而西藏的大江源頭有座山,山上住著一位空行母(女菩薩的化身),有一天一位瑜珈士騎著馬從山上經過,不知為何緣故就從馬上跌下來,瑜珈士很生氣就將手中的金剛杵插進地上,從此這個地方大約有一百年沒有看到過老鷹。

年輕時從喇榮五明佛學院學成的 蘇南嘉措仁波切和另一位同學兩人應另一位年長的仁波切的邀請前往西藏偏遠的山區參訪,當地山勢險峻,環境艱困,一年只有15天下雨,其他都是下雪的天氣。當地聚落大約有一千五百戶人家,居民大多是在險惡的環境中成長,征服過大山大水彪悍的遊牧村民,村莊部落幾乎沒有看到什麼僧人,所以對於外地來的年輕俊秀的兩個僧人大多嗤之以鼻,也時常有意無意的作弄他們。

當時大約在七八月份有一家村民的長輩生重病,老者的家人希望仁波切前往修法給予祈福,就在仁波切修完法要離開時,生病的老者有所感應,老人家拉著仁波切的手說希望有一天她往生時,仁波切可以來幫她修法。當時滿腔熱血的仁波切內心非常的難過,於是就在那時決定留下來幫助村落培養一些年輕的學子,希望當地的人也有機會能夠接觸佛法。

日子就在培養教育一些小朋友和年輕人學習佛法中度過,仁波切除了生活所需用品,從未向村民收取任何費用。

一天就在大雪紛飛伸手不見五指的11月,仁波切住處突然來了幾人表明是老者的家屬,老者往生前有交代一定要請求仁波切為她修法。所以雖然氣候非常惡劣,也冒雪前來仁波切下榻住所,一直在住處外面懇求仁波切務必前往遠處的住家。仁波切和同學只好騎著馬跟著馬匹前往喪家。雪下的非常的大,只能靠著前來的馬匹自己聞著之前的味道回家,其他人騎著馬聽著前方的聲音慢慢跟著前進。

終於晚上到了目的地,大家身上都淋成落湯雞,主人趕緊生火取暖。仁波切和同學烤著火等手腳都暖和恢復知覺後就開始修法(召請禿鷹),修完法後也沒多想就去就寢,等待天亮。

隔日一早陽光普照,出現了幾年難得的好天氣,算是非常吉祥的象徵。老者的家人表示在山上有準備天葬平台,雖然當地一百年都未出現老鷹了,還是想請仁波切能前去天葬台修法,仁波切於是和同學上山修法然後再回到家屬的住家,仁波切告訴留在家的家屬儀式已經完成,他們要返回住處了。這時另外在天葬台處理後事的家人隨後趕到,熱淚盈眶的表示:老鷹來了!老鷹來了!後事都圓滿結束了⋯。從此之後,仁波切在當地聲名大噪。

老者家人準備了駿馬、氂牛和很多的東西要供養仁波切,仁波切雖然推辭不要,但是老者的家人表示這是老者生前的心願,堅持希望仁波切一定要接受。

根據當地的老人說:他有生之年從未在當地看到有老鷹出現,當地應該一百年沒有老鷹出現了,即使曾經有位法王修法也不見老鷹出現,這是有歷史的典故,而這些彪悍的村民們從此以後都非常佩服這位年輕俊秀的仁波切。

仁波切也在當地奉獻三年的時間,培育了幾十位年輕的喇嘛,弘揚阿彌陀佛極樂法會珍貴的法教,當地的居民大都得到佛法的甘露滋養心靈。

六道眾生都曾如父母般愛護你,你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愛與慈悲。

如果你們虛度此生,空手離開世間,那麼在未來,人身將非常難尋。

生、老、病、死是一條沒有橋樑或淺灘的河流,你們把船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