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桑耶寺 公告欄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4

    應行之善業

    即應當行持的十種善業,總之,我們了知十不善業的過患後應發誓願受持不造這些惡業的清淨律儀,則稱為十善業,即是不殺生,斷不與取等共為十種。(受持十善戒一般)不需要在如上師或堪布(法師)面前立誓,自己心裡想:永遠不殺生,或者某時某地不殺生,或者不殺害某某眾生等乃是善業。若在上師、善知識、三寶所依等面前進行承諾發誓,則其功德特別大。因此僅像這樣隨便不殺生還不夠,必須在心裡立下誓言:無論怎樣也不造惡業。若在家人等不能永遠斷除殺生的惡業,也可以立誓在一年中的一月(神變月)或四月(薩迦月)不殺生,或者在一個月中的十五日和三十日不殺生。此外立誓一年、一個月或一日等期間不殺生也能得到很大的功德。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0

    然而放眼當今社會,有多少雙身像都在各種公共場合中被多方展覽、暴露著;商店裡也公開出售各式各樣的唐卡;打開電腦,網路裡有著數不清的五花八門的雙身寂忿像,這些作為都嚴重違反了密宗戒律中有關要求保密的條文,這實在令人痛心疾首。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2

    現在漢地營建佛教景觀,借以招攬遊客的作法蔚然成風,其中按佛教規定而建的,也有存在著不少急功近利,草草上馬,結果所表現的已與佛教完全違背的現象。比較典型的是四川樂山東方萬佛城,在那裡的天樂宮中看到有許多赤身裸體的男女擁抱像,打的卻是密宗的旗號,旁邊的石碑上還赫然寫著「信欲派」、「對生殖器的崇拜」等等字樣。真讓人感到既可笑又可憐。佛教中對塑造佛像有嚴格的尺寸比例要求,顯密都有這方面的專門經續,這些不著衣裝的男女像,雖然套上了神聖密宗的名號,卻與莊嚴的佛像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這在間接上也違反了國家宗教法規。又「信欲派」、「生殖器崇拜」這些強加在密宗頭上的字眼是從哪裡找來的?是你們發明的,還是你們本身就是崇拜生殖器的信欲派?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3

    增上果:(此果報)成熟在外境上。造殺生惡業者,轉生在環境不優美,或者深谷險地等威脅生命的地方。造不與取惡業者,轉生於莊稼遭受乾旱冰雹、樹木不結果實、(經常)發生饑荒的地方。造邪淫惡業者,轉生於糞坑、淤泥等不悅意之處;造妄語惡業者,轉生於財富不穩固,並且經常遇到恐怖、畏懼的外境違緣。造離間語惡業者,轉生於懸崖、深谷等難以行走的地方;造惡語惡業者,轉生於亂石堆積、荊棘叢生等不悅意的地方。造綺語惡業者,轉生於莊稼不生果、季節顛倒並不穩定的地方。以貪心惡業轉生於莊稼荒蕪,並且經常出現眾多地時惡劣、痛苦眾多之處。以害心惡業轉生於經常有恐怖和眾多損惱的地方。以邪見惡業轉生於缺乏財富、無有保護者、無有親友(無依無靠)的地方。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9

    至於密宗道場中供奉著的男女雙身像,只可在此略作說明:對這種雙身塑像不應以世間凡夫不清淨的分別念去妄加揣度,它們根本就不是男歡女愛 的象徵,也絕非是在鼓勵眾生的無明與貪愛,男身代表的一般是方便或顯現,女身則代表了智慧或空性。這方面的道理只能暫時講到這裡,因在 未經密法灌頂者面前宣講這些會引起諸多過失。密宗戒律裡有嚴格規定,以圖片、文字、講說等方式,在非為密宗根基者前公開展示、宣傳密法,並令彼等生起對密法的邪見,此等行為均屬破成之舉。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1

    隨著密法在漢地的逐漸興起,以及唯利是圖之風的逐漸蔓延,不少人將致富成名的眼光轉到無上密宗,在社會上借助密宗而謀利的現象層出不窮。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2

    惡語的感受等流果:經常聽到不悅耳的話語,自己所說的語言也成了爭吵之因。總之,惡語是十不善業中罪業最重的,如世間也有這樣的諺語:“雖無箭尖利刃語,亦能刺入人心間。”如此說粗語使對方剎那生起嗔恨心,尤其是對嚴厲的對境(是指上師三寶等)僅說一句惡語,也將導致許多世中不能從惡趣中解脫。

    綺語的感受等流果:自己的言語無有威力,並且口才拙劣,雖說實語,可是別人也不認為是真實的,在眾人中發言也是氣勢薄弱,無有辯才。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8

    由此觀之,如破除不了我與我所之執著,則決定不得見清淨戒。而異生位之凡夫,尚未離開三輪執著,這樣看來,即便他們將根本與支分戒嚴持不犯,也只能算作行清淨戒圓滿而已,故而見清淨戒的能持與否,才是衡量一個修行人戒律是否清淨的最根本之標準。這個標準是如此之高,以至於已得聖果之阿羅漢都不能被稱為戒行究竟清淨。這個觀點對許多小乘修行人來說,也許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但對大乘修行人來說,它卻是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那麼對密乘的有些戒律,我們的眼光同樣也應該放長遠一點,畢竟對所有未接受過密乘灌頂的人而言,這都是一個讓他們倍感陌生的領域。

     

    繼續閱讀 >

    摸頂與灌頂-3

    以前也曾有一位大德說過:「如今噶瑪巴到處灌頂灌腳。」言下之意密法並非有如此殊勝。這也應屬於一種未經觀察的偏執之詞。密宗當然沒有灌腳儀式,灌頂是密宗的一種最殊勝的儀式,《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中云:「依甚深之密咒灌頂儀軌,即能驅散或洗淨弟子之三門及平等俱之諸障垢,於自相續中注入或種植能顯現智慧之力,並令成熟四金剛也。」在歷史上記載,釋迦牟尼佛給恩扎布達國王灌頂後,立即證悟本性,獲得佛位。續部中云:「灌頂後,不修亦成就。」其實灌頂在顯宗中也屢見不鮮,如《十地經》中說,十地菩薩最後獲得十方諸佛的大光明灌頂而證正等覺。《集密意經》也云:「若證佛陀之密意,復次明示於他眾,此乃一切勝灌頂,彼得三有諸灌頂。」又《大乘無量壽經》在開篇介紹與會的十六大菩薩的功德時,也有「升灌頂階,授菩提記」之說。《楞伽經》云:「一切佛剎,所有如來,皆舒其手,如轉輪王子灌頂之法而灌其頂,超佛子地獲自證法,成就如來自證法身。」若聽到灌頂的字眼便心懷不悅,則不免造下捨法罪,而無法解脫。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1

    離間語的感受等流果:眷屬僕人之間互不和睦,或者對主人進行反駁等。例如,有些上師的弟子、官員的隨從、家裡的雇傭等內部大多數人相互之間不和,並且主人如何勸說也不聽從,反而進行辯駁。一般家庭的雇傭,雖然主人指派他們做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說了兩三次還是不聽,直到主人生起嗔恨心對他們嚴厲呵責時,才慢吞吞極不情願地去做,做完後也不向主人匯報那件事情的結果,性格一貫都是惡劣的。這些也是主人自己往昔造離間語的惡業所成熟的果報。所以應當對自己所造的惡業生起後悔心,努力化解自己與他們之間的怨恨。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7

    《寶積經》中非常明確地宣說了“行”清淨戒與“見”清淨戒的區別:“迦葉!若有比丘住清淨別解脫戒,善護根門,一切行為皆如律制,乃至微細毀犯亦無,清淨一切應行學處,然唯執有我我所,迦葉!是比丘名第一破戒,似善持戒。若比丘具足修行十二杜多功德,然比丘見有所得,住我我所,迦葉!是比丘名第四破戒,似善持戒,彼是破戒,如是菩薩,名誑如來。”以此之故,《大智度論》中也說:“下人破戒,中人著戒,上人不著戒。”

     

    繼續閱讀 >

    摸頂與灌頂-2

    上師身體有無量的壇城和空行的護法,摸頂是給弟子加持的一種方式。歷史上就曾經有具足信心的弟子,合掌祈求上師摸頂而開悟,米滂仁波切就是通過上師蔣揚欽哲旺波的摸頂而證悟。也有些精神病患者通過有修證人的摸頂而霍然痊癒。以前十世班禪大師經常以這種方式給眾生加持,1986年前後,十世班禪大師視察四川、青海、雲南等地的藏族地區時,經常舉行大法會並給信眾摸頂。授記中班禪大師是阿彌陀佛的化身,豈有佛菩薩做騙人的事情?又出此言者的上師也經常給人摸頂加持,那是否他也騙了眾生?一位做弟子的給師父的行為做出了這種結論,又會給人以何種感想?又如果廣泛提倡只念一句佛號,就能得渡,那佛說法不也就沒有必要了嗎?他老人家給人唸唸佛號,豈不輕鬆省事?四十九年說法何等辛苦呀!但本人不敢如是承認,念佛、摸頂都是渡眾的方便法。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0

    邪淫的感受等流果:丈夫或妻子相貌醜陋,或懈怠懶惰,(相互之間)猶如仇人相遇一樣。現在大多數夫妻之間經常發生矛盾,互相怨恨,惡語爭吵甚至毆打。丈夫或妻子認為對方性格惡劣,(其實)這些也是他們各自往昔邪淫的等流果所導致的。因此夫妻之間互相不要生起嗔恨心,應當認識到這是自己往昔造惡業所成熟的(果報),應當生起忍耐之心。正如單巴仁波切所說:“夫妻無常猶如集市客,切莫惡言諍吵當熱瓦。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6

    由此可見,對某些眾生來說當下必墮地獄之惡業,菩薩若能以悲心及善巧方便行持,反倒可以之而積累起無數福德資糧。若小乘、大乘戒律都對非以貪心及愚癡所攝之所謂邪淫作了方便開許,那麼以理推之,無上密乘在同樣的指導思想下,特殊開許個別修行人將貪欲轉為道用,也就更不足為奇了。出於密法要求保密的基本原則,這裡不可能廣說具體的行為細則。 但我們內心應該明白一點,即對三乘戒律、對三乘一切表面上的互相違背之處,都應該持有這種圓融不二的觀點。

     

    繼續閱讀 >

    摸頂與灌頂-1

    有法師說︰「若真的摸摸頭就可以得度了,當初佛陀何必講經說法呢?四十九年說法是何等的艱辛,他老人家給人摸摸頭豈不輕鬆省事?所以諸位千萬不要迷信,不要被人騙了。」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9

    感受等流果者:十不善中每一種不善業各有兩種,即是前世殺生果報為今生短命多病。有些嬰兒剛出生便立即死亡,這是以前殺生的等流果,所以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於許多世中剛剛出生便死亡了。還有些人從孩提時代起便遭受多種不同疾病的折磨,一直到年邁死亡之間,沒有不患病的(時候),這些也是往昔殺生或毆打別人的惡業所成熟的果報。所以,(當我們生病時)不應考慮擺脫這些疾病的多種醫療法,而應精進發露懺悔往昔所造的罪業,棄惡從善等勤修對治法。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5

    當這個嚴肅的問題擺在星宿面前時,他不覺陷入兩難的處境之中:若與 女人結為夫妻,四萬兩千年行持梵淨行之功德、努力,頃刻間就灰飛煙滅;但若拋下女人自顧自修行,她又可能因我而死。星宿原本已扔下女人逕自走開,但在走過七步之後,對這個女人的悲憫之心終於讓他停住了自己的腳步。他下定決心,只要能令這個女人不再身墮地獄也在所不惜感受痛苦、不會因情喪命,自己即便捨棄戒行,並因此而身墮地獄也在所不惜。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4

    同樣根據《五燈會元》等禪宗典籍記載,漢地禪宗二祖慧可大師晚年經常到酒肆、屠場去,有人不解,二祖便說,「我自調心,何關汝事?」後來有禪師經常到妓院去調化眾生,又如越州禪師不喜聞「佛」字,南泉斬貓、丹霞燒佛等也都是一般人以淺顯之見難以接受的行為。又根據《晉書》等史料記載,歷史上鳩摩羅什大師晚年時另闢居所,置有妻室,有弟子欲效仿,一日大師上堂,手持一碗,碗裡裝滿小針,並說有誰若能像我一樣將針吞下,即可學我行為。於是將針悉數吞下,並又一一從全身毛孔中出來,於是眾人愧服。還有濟公和尚的吃肉喝酒、不守清規,金山活佛行為詭異、常現神通,但卻都受到大德們的推崇。

     

    繼續閱讀 >

    台灣桑耶寺 恭塑蓮花生大士聖像勸募者

    敬邀您
    台灣桑耶寺
    恭塑蓮花生大士聖像勸募者

    大乘造像功德經
    經中敘述優陀延王發願造立佛之形像,世尊即為王說造像之甚深功德,謂於無量後世身心必得大福報。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8

    十不善業的果報,即每一種不善業各有四種果報:

    異熟果,等流果,增上果,士用果。

    繼續閱讀 >

    台灣桑耶寺籲請 護持恭塑蓮花生大士聖像功德主

    台灣桑耶寺籲請 護持恭塑蓮花生大士聖像功德主

    萬佛殿 恭塑萬尊蓮師聖像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4

    大乘經典中再次對未被貪心所攝的所謂破戒之淫行做了相應開許,這方面的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來自佛租釋加牟尼佛。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3

    顯密圓融是成佛的捷徑,蓮花生大師教誡說:「外面行為依小乘經部道,此有細緻取捨因果的必要,內行為依無上密咒道,此有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雙運的必要,密行為應依大密大圓滿法,此有即生成就虹身的必要。」以此教證可以了知密宗並沒有說學密就不必守小乘戒律,密宗行者乃至成就前都會受持比丘、沙彌、沙彌尼或居士等戒律。如果已證得成就,則可以作各種方便示現。蓮花生大師在有些眾生面前顯現小乘比丘相,在有些眾生前顯現密乘瑜珈師相。不丹的國師蔣揚欽哲仁波切出家後,又娶有空行母,一生顯現了極大的事業與成就。龍樹菩薩的上師薩饒哈娶了空行母後,說今天以前還不是比丘,今天起正式成了比丘,然後給龍樹菩薩傳了比丘戒。諦洛巴祖師是位乞丐,常吃活魚,十世班禪大師也娶有空行母,同時享有崇高的威望,一生為國家為佛教作出了巨大貢獻,布瓦巴飲酒不醉,且飲後又從其指尖流出,格魯派大成就者大譯師饒在娶空行母後,傳了比丘戒,還以甚深的密意降伏了包括瑪爾巴的兒子達瑪多德等十二大已登地的成就者。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7

    意惡業分三:貪心,害心,邪見。

    貪心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3

    說到淫戒,其實在密宗的所有宗派之中,從未開許過任何一個修行人在未了達貪欲本質的前提下去搞所謂的雙身修法。不過與上舉十不善業的道理一樣,如果一個修行人已達到了很高的修證境界,此時他便可以方便法受雙身修法。不僅密乘中有如此開許,聲聞乘中同樣對此作過相同的解釋。 如果一個修行者已斷除了自相續中的煩惱,他也可依方便法在顯現上暫時“破戒”。《律藏》中就記載了這麼一個公案:有一阿羅漢名為色迦桑目,她原本是一普通女眾,後通過修法而得阿羅漢果。在其顯現為得果比丘尼時,未生怨王與她行邪淫,但因她早已斷除了貪欲之心,故在整個過程中未有絲毫出自個體貪心指使下的樂受。釋迦牟尼佛後來說她儘管身為比丘尼,但因未生真實貪心之緣故,所以並不能將其行為判定為破戒。不僅對阿羅漢作了如是開許,《律藏》中還記載了一個已斷除了欲界貪欲的出家人,儘管也與人行過邪淫,但釋迦年尼佛依然沒有將他的行為指斥為破戒,因他也無有絲毫貪愛故。這個出家人還僅僅只是斷除了欲界貪欲,但佛陀亦對他的行為作了開許。
     

    待續…..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2

    藏王赤松德真當時作了規定:「藏地僧俗今後見解依龍樹菩薩,行為依靜命大堪布。」米滂仁波切也曾說:「希有薩霍堪布之行為,無等龍樹菩薩之見解,彼二一味傳承所印持,願盛前譯勝者之教法。」在歷史上,舊密的祖庭拉薩桑耶寺曾集會七千餘持清淨小乘戒律的僧眾,歷來也經常有聚集數千持小乘戒的寺院。1982年法王如意寶在整頓四川、青海一帶藏區的佛教時,教誡說:「夜空的星星雖然繁多,但啟明星只有一顆,除大瑜珈師和大成就者外,所有僧尼必須以別解脫戒律為首,破別解脫根本戒者不得與僧團共住。」在如今的密法中心喇榮五明佛學院,六千餘僧眾也皆是持清淨的小乘戒律。世俗中因果不虛,蓮花生大師給我們作了極好的教言:「見解之高猶如虛空般,取捨因果當如細粉。」若沒有相應證悟的凡夫人也行持密宗行為,其結果唯墮落而已。學密宗的人中出現幾個相續中沒有證悟,但平日有喝酒或有家室等的僧人,應知是這些人沒有如理行持,而不是密法的過失,這類現象在顯宗中也同樣不可必免。我們不應把人的過失加在法上,《彌勒請問經》云:「不以憎嫉人故而憎嫉於法,不以人過失故而於法生過,不以於人怨故而於法亦怨。」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6

    惡語

    如對相貌醜陋的人公開宣揚他們的缺點。例如,對那些有生理缺陷的盲人、聾人等當面稱呼瞎子、聾子。此外,說對方的罪惡或說一切低劣的語言(都稱為惡語)。雖然不是惡語,而是以溫和的方式使對方心不愉快,這種語言也包括在惡語中。另外在上師、善知識、高僧大德們面前說各種不悅耳的言語,也有極大的罪過。

    繼續閱讀 >

    2021年建寺捐款芳名錄04-06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2

    答:若只從文字,現象來看,不論大乘小乘、顯宗密宗,在很多方面似乎都有自相矛盾、互相抵觸的地方。但若以實論之,則八萬四千法門,法法皆是佛法,只看修行人能不能、願不願圓融觀之,並在實際的聞思修行中將其互攝貫通起來。比如戒律,一般而言就可分為別解脫戒、大乘菩薩戒、密乘三昧耶戒等三種。凡是佛教徒都承認佛經中明確指出過的一種觀點,即在一個人的相續中可以存在三種戒律。至於這三種戒律在一個人的相續中得以存在的方式,按照無垢光尊者等智者的論述,則它們可以一本體異反體的方式並存,因不捨本體的緣故,三者實無任何相違之處。以十不善業而論,別解脫戒將其判入自性罪,但凡受戒僧眾任誰都不能毀犯;但對一個大乘修行人來說,只要本著無絲毫自私自利、一心只為他人之 心性,則戒律中對其在特殊場合、條件下,身、語所可能行之七種不善業亦作了相應開許。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1

    有人以為藏地修密者,別解脫戒並不清淨,這種觀念實是很大的誤解。藏地雖然密法興盛,但僧人所行持的主要還是清淨的小乘戒律。明朗仁波切也曾根據續部說:「在吃毒不致中毒時,方可行持密宗行為。」

    無論何種續部與論典,都沒有對凡夫俗子開許雙運、降伏、飲酒等。《時輪金剛》云:「凡夫人不能作瑜珈士的行為,瑜珈士不能做大成就者的行為,大成就者不能做佛陀的行為。」阿日大班智達云:「無論聲緣乘、菩薩乘與密乘都未開許自相煩惱(即凡夫不能依方便法所攝之貪嗔癡等)。」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5

    離間語分二:公開離間語,暗中離間語。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1

    問:在聲聞的戒律中,以淫欲為障道法。 比丘戒中,以淫戒為四根本成之首。 在大乘律典中,《梵網經》是以淫戒為十重罪惡之一;《瑜伽菩薩戒》雖然沒有將淫戒列為重罪,但在四十三輕中,也只對在家菩薩有所開許,而修學解脫道的比丘是不可沾染的。 因為淫欲最易使眾生染著。眾生無始以來以無明為父,貪愛為母,使其流轉生死,無有了期。可在密宗道場中,往往供奉著男女雙身的造像。據說在密宗的無上瑜伽中,也有男女雙修的法門。這樣的修行方式,似乎和原始佛教及聲聞解脫道的禁欲思想嚴重對立。不知這樣的一種修行有沒有佛經的依據?修習這一法門是否有資格上的限定?它的指導思想是什麼?最後所要證得的境界是什麼?

     

    繼續閱讀 >

    雙運與降伏-3

    故此小乘中本為根本重罪的殺生與淫業,只要由大乘的大悲心或由密乘的大智慧來攝持,也可成為積累資糧的殊勝方便。密法有以方便法借助空行母而成就,也有直接依解脫道而成就,無論方便道還是解脫道,都是無上的成佛妙法,因此應切切注意,不要因一時誤聽他人錯誤的言論而誹謗了正法。一分鐘時間裡,造下的謗法口業,將招來無量劫的地獄中的痛苦。猶如俗話所說的「度日如年」,地獄中的一天,就等同於人間的漫漫千年,到時,即使擁有再多的弟子眷屬也是難以救拔,法王如意寶也示現了在幾十年講法中唯恐有出錯的地方,而經常念心咒懺悔,更何況一般的人。如果以教理對照,發現了錯處,能如弘一大師那樣及時懺悔,仍不失為合格的佛弟子,大家也會深感隨喜,共同光大佛教。佛經中也云:「從來不犯過失者是高舉佛教幢幡者;若犯而知懺悔者也能摧毀魔幢,犯而不改,則是舉魔幡者。」如果人們發心清淨,確立依據教證理證的標準,則佛理會越辯越明。如果唯恐損害了自已的名聞利養,唯恐臉上無光,不以理智而抉擇,因辯論而生起了嗔恨心,則去道不知已有多遠了。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4

    語惡業分四:妄語,離間語,惡語,綺語。

    妄語分三:一般妄語,大妄語,上人法妄語。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8

    同為大乘佛法流布的地區,在對待素食與肉食的問題上,觀點、看法並不盡相同,但這並不妨礙各個地方、各種流派相互之間的互通有無、圓融無礙。有關這一點,諸位可參看《悲慘世界》、《放生功德文》等著作,我在這些書中曾就此問題詳細閘明過個人看法,這裡不再贅述。
     

    節錄自慧光集-密宗斷惑論

    繼續閱讀 >

    雙運與降伏-2

    雙運和降伏在顯宗中也有隱含式宣說,如《女身令佛歡喜經》云:「菩薩者,為令諸佛生喜,將自身化為女身,常行於善逝之前。」又說:「以大悲心降伏損法者等等。」《釋迦牟尼佛傳 白蓮花論》中論述:又釋迦牟尼佛在因地時,曾經是一位名叫其吾嘎瑪的婆羅門,已出家修梵行多年,後來進城時,有一商人的女兒對他生起了貪愛之心,幾欲死去,為此婆羅門生起了極大的悲心,便捨戒與其結婚作不淨行,以此功德,頃刻圓滿四萬大劫的資糧。又一次釋尊曾作大悲商主時,與五百商人一起乘船入海取寶,天神告知其中有一人欲殺死五百商人,此商主思惟,其餘商人均是不退菩薩,若那人殺業成功,必墮無間地獄。因此發起了大悲心,寧可自己下地獄,而殺死了那個圖謀不軌的人。以此大悲心驅使的行為,圓滿了八萬大劫的資糧。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3

    邪淫:是在家人的戒律。往昔西藏法王松贊干布在位期間,制定十善法規。如在家人也以種姓護持戒律,正法護持等。在家人不能違反這些法規,所以雖然是在家人也應當具足戒律,出家人則必須從根本上斷除不淨行。邪淫的罪惡過患極大,可以成為毀壞其他戒律的助緣。此外

    (邪淫有許多種類):男人自出精液、與他人之妻或已付了賞錢的女人(如妓女)、雖有自由(除前者),但在白天、受持齋戒日、生病期間、妊娠期間、憂愁所迫、月經期間、產婦未完全康復、三寶所依存在處等進行(交媾),則為邪淫;(此外還有)父母或種姓護持的、未成年少女,於口和肛門等處進行邪淫的,這樣以環境、時間來分,邪淫有不同的種類,應當了知斷除一切邪淫。

    繼續閱讀 >

    智慧寶劍-33

    這就是大圓滿和大中觀的觀點。中觀應成派在名言中講幻化八喻,但在中觀自續派來說,如幻如夢則已經屬於勝義諦。這就是文殊菩薩大悲心所顯現的智慧寶劍,通過運用這把智慧寶劍,我們就能斷除我執煩惱,進而所有的無明愚痴全都能摧毀。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7

    在五明佛學院,法王如意寶  晉美彭措上師曾在近萬名聽法的四眾弟子前,廣講吃肉的種種過患。受法王感召,當時發願吃素的弟子有數百名。 在法王明確宣說過後,學院再開法會時,給僧眾供齋的飯食已改為以素食為主。 我本人也一直讚歎吃素的好習慣,並多次對眾人講過,藏傳佛教有許多不共的非常珍貴且有價值的傳統,但食肉顯然並不包括在內。吃肉對藏族人來說只是一個由自然條件影響下的飲食習慣,來藏地求法的漢族弟子,最應該留意的是無上密法的真正精髓,而不應是藏地的飲食習慣與傳統。漢族修行者最好能保持他們原先在漢地時的素食習慣,特別是在當今這樣一個殺氣沖天的世界大氣候下,我們更應該做慈悲與智慧的信使與先行者。

     

    繼續閱讀 >

    雙運與降伏-1

    有些人認為︰密宗裡的雙運和降伏與顯宗相違,讓人無法理解與接受。

     

    繼續閱讀 >
1 | 2 | 3 | 4 | 5 | 6 | 7 下一頁

生、老、病、死是一條沒有橋樑或淺灘的河流,你們把船準備好了嗎?

如果你們虛度此生,空手離開世間,那麼在未來,人身將非常難尋。

六道眾生都曾如父母般愛護你,你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愛與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