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桑耶寺 公告欄

    2019年6月16日

    全知麥彭仁波切曾特別強調:無論我們做什麼事,都必須要有智慧。 如果自己缺乏這方面的能力,就應向有頭腦的人請教,在權衡得失之後,方可付諸行動。

    對修行人來講,若欲成辦某種事業,一方面應在上師面前請教,並祈禱三寶加持,同時,自己也要認真分析、反复 思考。 若能如此,最終的選擇才能稱為“明智”,才能避免損人損己。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15日

    我們對一件事物作出判斷時,應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首先要用佛法的智慧來觀察和抉擇,其次再參照世間法。 然而,現在許多人遇到事情時,只是盲目聽從自己的私心或他人的分別念,然後人云亦云,少有自己獨立的見解,更談不上運用佛法了。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14日

    昔日,大多數人品行高尚,極少欺騙他人,一旦做錯了事,就會馬上感到羞愧,並立即懺悔。 他們大都非常講求信譽,為了恪守誓言,即使付出寶貴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然而,如今不少人為了達到種種個人目的,所作所為不擇手段,甚至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不惜背叛親人、踐踏法律。

    古人對待給予自己關心和幫助的人,大多心存感激、牢牢銘記。 等到因緣成熟之際,不論達官顯貴,還是山野村夫,都懂得“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可是,今人非但不能如此,反倒常常恩將仇報。

    古人願意聽取別人的不同意見,接受他人的忠告。今人卻對這些逆耳忠言無法容忍,只願聽到一片讚美之聲。 許多人一旦受到恭維,便如飲甘露,欣欣然忘乎所以,如此一來,他們對自己與周圍環境的認識,就會離真相越來越遠。

    以往人們相互見面時,態度溫和、謙遜,言語禮貌周到。 但現如今的人,結交人多半出於功利的目的,即使本無仇怨,相處不久也會產生莫名的隔閡與不快,繼而生起強烈的嗔心。 究其原因,就是各自的利益衝突在作祟。

    不僅是人與人之間,以往部落與部落、國家與國家之間也能和睦相處。 如今的情形卻恰恰相反:世界上很多國家、 地區都在爆發衝突,到處戰火紛飛。 所謂的和平年代,也並不和平。 與此相應,社會上大多數人在交往中,都是互相戒備、 互相算計,整個人群中,到處瀰漫著勾心鬥角的氣息。

    所有這些世間亂象,無不應驗了蓮花生大士的授記:在末法時代,男女老少的心中,都藏有一個惡魔。 這並不是環境改變造成的,而是眾生的行為趨向惡劣所致。

    繼續閱讀 >

    上師瑜伽-1

    首先依止勝師如教行 中間百般苦行而實修

    最後密意無二得師傳 無等上師足下我頂禮

    繼續閱讀 >

    天法21財神簡介

    蓮師所賜予的21財神諸尊修法:能令眾生財富如雨水降於林木般,使其獲得潤澤增廣!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13日

    縱覽當今時勢,有些人表面上掛著堪布、活佛的名號,實則並不珍視佛法,只知追求世間種種享受,悲憫眾生者寥若晨星。 這些徒有虛名的“高僧大德”,動輒以各種藉口欺騙眾生,堂而皇之地聚斂錢財,而許多人竟也不加觀察就開始爭相供養,甚至到處吹噓他們的“功德”⋯⋯

    這種現象,真是佛教的悲哀,僧眾的悲哀、信徒的悲哀!正是這些人的醜惡行徑,才使佛法進入末法時期,破壞了佛教在世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繼續閱讀 >

    千年菩提吉祥任成-2022台灣桑耶寺動土開工

    繼續閱讀 >

    天法21財神火供法會 - 2022年11月13日星期日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12日

    米拉日巴尊者對弟子熱瓊巴說:“當今,智者不會受到恭敬,愚者卻備受擁戴;了義的佛法不受重視,不了義的法門卻被推崇備至。 所以,你應努力追隨真正的善知識,去尋求了義的法要。 ”如今,這樣的教誨對我們依然有效。

    繼續閱讀 >

    台灣桑耶寺-萬佛殿-恭塑萬尊蓮師聖像

    台灣桑耶寺籲請 護持恭塑蓮花生大士聖像功德主

    萬佛殿 恭塑萬尊蓮師聖像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11日

    喇拉曲智仁波切曾指出:“福德淺薄之人,就算想供養財產,也遇不到真正的福田。”此話確是金玉良言。

    現在,許多人往往真偽不辨,因而很難值遇真正的大善知識。 對於具有智慧、守持淨戒,卻生活儉樸的出家人,他們不僅不懂得尊重,反而嗤之以鼻,不屑一顧;而對於信口 開河、妄說神通的狡詐之徒,他們倒會欽佩有加。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10日

    當我們供養僧眾時,哪怕財物極其微薄,也應選擇一位具有法相的善知識,而不要盲目相信心懷叵測的奸詐之輩。

    繼續閱讀 >

    積累資糧-10

    斷法的含義:斷法所要降伏的妖魔鬼怪並不在外界而在於內心。外境迷現為鬼神的形象,也都是由未根除我執傲慢魔產生的。瑪吉空行母說:“有礙無礙魔,喜樂傲慢魔,其根為慢魔。”所謂的魔即是指我執傲慢魔。又說:“眾魔為意識,凶魔乃我執,野魔即分別,斷彼稱斷者。”密勒日巴尊者也曾對岩羅剎女說:“比你更厲之魔是我執,比你更多之魔是意識,比你更縱之魔是分別。”此外,斷法分類有三種,瑪吉空行母說:“漫遊險山外斷法,棄身施食內斷法,唯一根除義斷法,具此三斷乃瑜伽。”所以一切斷法行者,徹底根除了所有無明迷現稱為唯一根除義斷法。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9日

    天邊美麗的彩虹,傳說是天人的彎弓,可當我們去尋覓它時,卻了無所得。 同樣,凡夫的花言巧語,儘管與其他凡夫的心態非常相應,聽起來也好像擲地有聲,引人入勝,但因為沒有一點真修實證,並不會帶來什麼“營養”。

    只有真正證悟了心性的修行人,他們所傳講的佛法,才能正確無誤地引導眾生走向解脫!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8日

    世上總有一些人,自己沒有任何實踐經驗,嘴上卻講得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把不明真相的人們唬得一愣一愣的。

    就像從沒去過印度菩提迦耶的人,僅憑著從電視或照片得來的信息,就開始對大眾講述菩提迦耶的詳細狀況。 如是,他講的肯定抓不住要點,也不值得人們信賴。 而一個人如果去過菩提迦耶,那即使他不擅長表達,但他所說的每一句話,相信也會與實際情況相差不多。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7日

    若想造論,不管是誰,都不能有追求名聞利養的私心。 同樣,傳法、辯論、聞法、修行也是如此。 否則,沒有一顆清淨的利他心,外表上再怎麼偽裝行善,所做的一切也毫無意義。

    只有斷了一己私利,之後再為別人傳法,或是聽聞佛法,功德才會像天人的甘露般能夠遣除一切違緣。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6日

    對於登地菩薩所造的論典,後人有沒有爭議呢?

    當然也不乏辯論。 例如,對宗喀巴大師、米拉日巴尊者及覺囊派、薩迦派中許多大成就者所著的論典,到今天,仍是存在著不同的聲音。 但我認為,作為一個普通凡夫,因為智慧有限,若想駁倒聖者菩薩的教言,就如烏鴉想偽裝成大 鵬一樣,絕對不可能獲勝。

    繼續閱讀 >

    積累資糧-9

    施身修法:首先如果自己具有嫻熟的觀想能力,則可觀想神識騰空,一剎那變成忿怒佛母。倘若不能如此,則於自己心間將心識之本體觀為瑪吉黑怒母,起舞之站式、右手揮彎刀於空中,左手持充滿血的托巴於胸前,右耳旁有一黑色豬面發出吼聲,具足所有忿怒裝束。並念誦“呸特”觀想神識經過中脈道從梵淨穴完全出來後,自己的身體立即變成了一具屍體而驟然倒地。並觀想此屍身也已不像往日的身體那樣,而是極為龐大肥壯滑膩潤澤的,大小等同於三千大千世界。再將自己觀為瑪吉黑怒母,右手用彎刀向自己那個屍體的白毫間一指,結果其天靈蓋立即斷掉。那個托巴也不像現在這樣,其大小也等同於三千大千世界。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5日

    在佛教中,造論者必須具足三種條件之一:上等造論者必須是登地菩薩,中等者是面見本尊,下等者必須精通五明。
    倘若不具備以上資格,縱然所著洋洋灑灑、包羅萬象,也無法指引眾生離苦得樂。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4日

    或許有人會問:“那是不是所有論典都值得恭敬呢? 並非如此!假如一個人沒有通達佛教經論,卻四處宣講 佛法、撰寫論典,這對自他不一定真正有利。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3日

    在佛教中,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佛典,叫做“經”:佛陀涅槃之後,歷代高僧大德所造的,則稱為“論”。
    當然,經典肯定有不可思議的功德。 而高僧大德和聖者撰著的論典,雖然不是佛陀親口所說,但若與佛陀的密意相合,我們也應敬如佛說。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2日

    在這個世上,有許多以悲願力度化眾生的聖者。

    他們在眾人眼中,似乎也有痛苦和快樂,會生病、衰老、 生煩惱,但實際上,他們的境界中一點也不存在這些不清淨的法。 《寶性論》中指出:“聖者遠離一切痛苦和生老病死。” 《經莊嚴論》也說:“已證悟空性的菩薩在渡化眾生時,就像觀賞花園一樣,沒有任何痛苦。

    甚至有些時候,聖者為了利益某類特定的眾生,還會示現為比普通人更差勁的形象。 對於他們的這些行為,我們不能隨意誹謗。

    繼續閱讀 >

    2019年6月1日

    繼續閱讀 >

    積累資糧-8

    古薩里分三:古薩里之義,施身修法,斷法的含義。

    古薩里之義:頓然斷除四魔——積累古薩里資糧:這裡所說的積累古薩里資糧捨施身體的略修法,本來《心性休息》中是在上師瑜伽部分講的。所以積累古薩里資糧作為上師瑜伽的支分也可以,但作積累資糧供曼茶羅的支分也不相違。因此,這裡按照我的上師的傳統,加在曼茶羅的後面。

    繼續閱讀 >

    積累資糧-7

    積資之理:如此供曼茶羅等精勤積累資糧的修法,是一切修道中不可缺少的修行。如續部中說:“未積資糧無成就,沙子不能搾出油。”未曾積累資糧而希望獲得成就,則如同想從河邊的沙子中搾出油來一樣,儘管百般擠壓沙子,也不可能從中得到絲毫油的成分。積累資糧欲求獲得成就猶如榨芝麻得油一般,榨多少芝麻就會出多少油,甚至僅僅將一顆芝麻放在指甲上擠壓,也會使指甲上油漬漬的。佛在經中也說:“未曾積資欲成就,好似攪水欲得油;積累資糧欲成就,恰似攪乳得酥油。”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31日

    我們必須在具有清淨傳承的上師面前領受教言。

    有些人對傳承不太重視,甚至依靠沒有傳承的教言,就自認為已經證悟了。 但對具有智慧的人而言,遇到這種所謂的“開悟者”,肯定只會敬而遠之。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30日

    作為一位傳承上師,除了親自領受過灌頂、聞受過教言,還要對甚深竅訣有一定的體悟。 在這個傳承體系中,若從未出現過誹謗上師、毀壞誓言之人,這就是清淨的傳承。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9日

    釋迦牟尼佛八萬四千法門的精華,就是大圓滿。 而大圓滿的傳承,是從法身普賢王如來,一直到蓮花生大士、布瑪莫扎等,直至現在的根本上師。

    這一代代的上師,以賜予灌頂、傳授教言的方式,使黃金般純淨無染的傳承,連續不斷地繼承了下來。

    繼續閱讀 >

    積累資糧-6

    供品潔淨:如此供曼茶羅期間,以青稞、小麥等榖物供曼茶羅時,自己如果有條件,則絕不能反覆使用陳舊的糧食供養,而應全部以新糧食供養。如此供養後將所供糧食施與鳥、鼠或盲人、乞丐等,或者堆放在佛像、佛經、供塔前都可以,不應歸己所有而自行享用。若沒有條件則根據情況而適當更換所供的糧食及供品。如果貧窮的人,則僅用一次所供養的糧食反覆供也可以。無論如何應當先清除其中的土灰、稗子、鳥糞等所有的雜質,做到所供物清潔,並且用藏紅花等妙香水浸濕後供養。對於無有任何財富的貧窮者,或者能夠真正觀想“一塵中有塵數剎”而作意幻供養的那些利根者而言,佛經中開許可以供養土粉、瓦礫等。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8日

    在這個世間上,林林總總的行業,都有各自的師承。 同樣,佛教中無論顯宗、密宗,也相當重視傳承,它不僅僅是一種法脈延續,更是一種無形的加持力。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7日

    當今時代,很多人遇到一個上師,立刻就跑去恭敬供養,但過不了多久,又覺得上師有諸多毛病,於是將其捨棄,甚至還到處誹謗;還有些人經常試探上師,本來想著這一件事,口頭卻說另一件,這樣依止的上師再多,對自己也沒有任何益處。

    所以,對大多數人而言,一生中只依止少數幾位上師即可,不要總是喜新厭舊,到處尋找“新鮮”的上師!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6日

    昔日,阿底峽尊者一生依止過很多上師。 在這些上師中,有的功德超過他,有的則與他平等,有的還不如他。 但不管怎樣,他對每一位上師都心懷感恩,非常恭敬。

    而仲敦巴,一生只有兩位上師:一位是居士身份的上師,一位是阿底峽尊者。

    後來,博多瓦問上師:“像仲敦巴那樣依止的上師少好,還是像阿底峽尊者那樣依止的上師多好呢?”

    上師告訴他:“如果你清淨心修得好,那依止的上師越多越好,但若清淨心不足,總喜歡觀察上師的過失,依止的上師越少越好。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5日

    愚人交朋結友,往往會觀察對方的財產、地位、相貌,而如今尋找上師好像也是如此,若其父母有一定地位,人也長得比較莊嚴,很多人就喜歡當他的弟子。

    在古代,活佛長相並不一定端莊妙好。 像大名鼎鼎的布頓大師,是夏魯派的創始人,他生下來時嘴巴、鼻子都很大,異常難看。 他的母親特別傷心;“我只有這一個孩子,卻長 得如此醜陋,谁愿意見到他呢?”沒想到,這個嬰兒竟然開口說道:“布頓巴(藏文音譯,意為這個孩子誰都可見),我並不計較這些!結果,他長大之後成了一代高僧。

    在格魯派的歷史中,其貌不揚的高僧大德也為數不少。

    其實,若是娶媳婦,選個美貌一點的也可以,但依止大德就不一定非要如此了。 以貌取人,這是愚人的觀察方法,作為有智慧的人,理應注重內在勝於外在——只有詳細觀察 了上師的悲心、智慧後,再決定是否去依止,這樣才會比較可靠。

    繼續閱讀 >

    積累資糧-5

    三身曼茶羅:三身曼茶羅依照自宗(寧體派)的儀軌而供養時,首先共同化身曼茶羅:如前安置供堆時所述之四大洲、須彌山及梵天等算為一個(世界),如是千數稱為一千小千世界;擁有千數四大洲世界的一小千世界算為一,如是千數這樣的小千世界稱為二千中千世界;中千世界算為一,千數的中千世界稱為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有百億四大洲世界,是一個佛化身的所化剎土,譬如釋迦牟尼佛所化的剎土稱為娑婆世界。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4日

    對上師的恭敬,不在於外面的行為,而在於內心。

    比如,麥彭仁波切曾有一個侍者,叫涅內俄薩。 本來他是個愚笨的人,脾氣比較暴躁,甚至在上師面前也顯得非常無禮,態度極不調柔恭順。

    有時上師親自開許的弟子前來拜見,他卻將其擋在外面,說上師病得特別嚴重,就是不讓他們進門。

    麥彭仁波切本人,似乎也害怕這個侍者。有一次,擁嘎堪佈為撰著《功德藏》的講義而前來請教,麥彭仁波切有許多甚深教言正想解說,結果這個俄薩來了,麥彭仁波切就很緊張,趕忙對擁嘎說:“你快回去吧!俄薩來了,我現在不敢給你講。

    從表面上看,俄薩對上師特別不恭敬,但實際上,他是對上師極度關心,擔心上師抱病利益眾生太辛苦。 以此虔誠的信心,最終上師的智慧也全部傳給了他。

    後來,麥彭仁波切圓寂之前,對俄薩說:“你以後遇到困難,就去找華木欽哲。”並告訴其他人;“以後他生病的話,你們一定要關照他!”

    所以,表面上的花言巧語不重要,弟子對上師到底怎麼樣,關鍵看他是否真正有信心、恭敬心和歡喜心。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3日

    一些品行低劣的人,見到聲名遠播、財富豐足的上師,才把他認成自己的上師;而那些知足少欲,具足法相的上師,就算從他那兒得過很多法,自己也不願意說出口。 如此對小上師保密、大上師宣揚,實在是一種可笑的行為。

    這種人得到一些殊勝教言,從不認為是上師的恩德,反而覺得是自己智慧和福報過人,跟上師沒有任何關係。 他們最初對上師畢恭畢敬,但得到教言後就捨棄了上師,如同有 些病人,病好後就一走了之,再也不理睬醫生了。

    這不是真正的法器!這種愚笨的人自高自滿,不知道上師的殊勝,將證悟的緣分已經完全斷送了。 他就算悟性再高,聞思再廣,也根本得不到任何成就。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2日

    真正有智慧的人,哪怕獲得一點點修行境界,也很清楚這並非靠一己之力,而是源於上師的慈悲加持,進而對上師感恩戴德,並從言語中時時表現出來。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1日

    從前,在釋迦牟尼佛時代,有一位菩薩尊者,在五比丘之一的大德比丘座下發起了出離心。 後來,當他見到大德比丘和佛陀在一起時,首先頂禮了自己的上師,再頂禮釋迦牟尼佛。 佛陀見後連聲讚歎:“你做得很對!在哪一位上師面前受過法恩,就應該先對他頂禮。”

    按理來說,大德比丘的智慧和功德,肯定不及佛陀,但佛陀之所以這樣做,就是為了提醒大家不能忘記上師的恩德。

    繼續閱讀 >

    積累資糧-4

    供三十七堆曼茶羅:左手執持曼茶羅,用右手腕長久擦拭基盤。同時內心專注所緣,不散他處而念誦七支供。(擦拭曼茶盤的原因)並不是曼茶盤上有不淨物需要擦淨,而是要通過苦行的方式,淨除自相續中二障的垢染。所以,歷史上往昔噶當派諸大德(供曼茶羅時),先用手腕的前面擦拭曼茶盤,起皰生瘡時,便用側面擦拭,又起皰生瘡時再用背面擦拭等。因此進行擦拭曼茶盤時絕不能用其他的氆氌、軟布等擦拂,而只能用手腕擦,為了追隨往昔噶當派諸大德的傳統,我們也應當如此行持。

     

    繼續閱讀 >

    2019年5月20日

    不管是大上師還是小上師,無論名聲是否廣大,只要在他面前得過佛法,他就是自己的上師,對此我們應感恩不盡。

    繼續閱讀 >
上一頁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下一頁

生、老、病、死是一條沒有橋樑或淺灘的河流,你們把船準備好了嗎?

六道眾生都曾如父母般愛護你,你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愛與慈悲。

如果你們虛度此生,空手離開世間,那麼在未來,人身將非常難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