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桑耶寺 公告欄

    共同外前行— 依止上師-1

    依止上師之引導,分二:依師之必要,依師之次第。

     

    繼續閱讀 >

    甘露滴21

    對得地菩薩所造的論典有沒有爭議呢?當然也不乏辯論,如宗喀巴大師,密勒日巴尊者,以及覺囊派,薩迦派等許多登地以上的高僧大德所著的論典都存在爭議,這在未法時代的今天還是有辯論的,但我認為,作為一個普通凡夫,是沒有與聖者菩薩進行辯論的資格,否則就猶如烏鴉想偽裝大鵬鳥,如果真的想去與密勒日巴尊者等聖者教言進行辯論,也根本不可能獲勝,這簡直是癡心妄想。

     

    繼續閱讀 >

    甘露滴20

    當然,若自己並不通達佛教經論,而宣講佛法、著作論典,這便成了徒勞無益的事情。在佛教內道中,造論者必須俱足三種條件之一:上等的條件為,造論者必須是登地以上的菩薩;中等造論者是面見本尊:下等者則精通五明。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9

    聽聞到佛的教言並修持善法,具有各種殊勝深遠和不同凡響的意義。 經典有不可思議的功德,而釋迦牟尼佛圓寂之後,所有高僧大德和聖者所造的論典,雖然不是佛親口宣說的語言,但若與佛的密意相吻合,我們也應該尊敬論典如同佛說,《寶性論)也有此教證。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8

    這時,我們應該深入觀察,自己感受了怎樣的快樂與痛苦,若想以後得到快樂而不情願再遇到痛苦,那我們該怎麼辦?如此等等,在這些有關自已命運前途的問題上,我們以前曾用過多少的精力和智慧呢?望大家對此深思!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6

    曾經看過聖嚴法師著的《佛學群疑》,其中有幾句話這麼寫到:“在西藏最早傳承密宗的是在家人,比如蓮花生大士,是紅教的創始祖,傳說中他是有妻子的,以後紅教的喇嘛,上師也都是在家人,所以上師由在家人擔任,是為西藏的特色。”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7

     一、二年前我也曾這樣想過,米滂仁波切是在五十歲時患上了重病,然後圓寂於六十七歲,而我也發願六十七歲時往生,但後來以多種因緣,我的壽命也稍為延長了。

     

    繼續閱讀 >

    密宗的功德-4

    總之,宗喀巴大師曾云︰「若知異宗無相違,一切經論知訣竅,則亦證悟佛密意。」我的大恩上師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一生中最深的訣竅是在善良的人格,遠離世間盛事的出離心,廣度有情的菩提心三者的基礎上,勤修無上大圓滿密法,最後一齊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普願天下有情,共遵此道,同趣無上菩提。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解 脫 利 益

    眾多高僧智者所攝持 依照上師言教而修行解脫勝道無誤示於眾 無等上師足下我頂禮

    解脫利益之引導分二:解脫之定義,解脫之分類。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6

    對如今的我來說,吃、穿都已不成問題,名聞利養等都相應的得到了,所有的弟子對我也特別恭敬,由此我感到很安樂,但換個角度看,我又是一個非常可憐的老人,因為即使到大經堂下面,也無法獨立走下去,即便在一天當中,我身體狀況也幾乎完全沒有健康的時候。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5

    此外,在這一生中我也曾遇到過無吃、無穿等各種困境。有時候我認為自己的修行不錯,也作了不少難忍的苦行,但有時我在思維死後會到什麼地方去呢?這一點連我自己也無法確定。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4

    就我個人而言,一方面我自孩提時代起就依止了善知識行持佛法,從這個角度來講,我是比較有福報善根的;但從另一個方面來看,從小至今,我的身體一直很孱弱,經常遭受病魔的危害。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3

    猶如瓶中的蜜蜂,我們從無始以來一直在輪迴中沉浮,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在三界中輪迴的根本是什麼?如何才能斷除三界輪迴的根本?具有智慧的人,應該對此做詳細的觀察。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5

    說到這一修法的目的,無非是想以方便道證悟佛果。印度八十位大成就者的傳記中說,有一些修行人就是以此法門而達到無學道之果的。


    從內心來說,我既不願看到聖潔的密宗修法被人誤解,也不願看到有人利用它為自己的貪心裝點門面。原本所有問題都是可以拿出來進行討論的,只要大家都本著實事求是的認真負責態度。在面對一個未知的領域時,瞭解、思考、探討實在是一種最好的獲取知識與智慧的途徑。假如我們都本著對自己負責、對佛法負責、眾生負責的態度,那麼很多無謂的爭論就有可能徹底煙消雲散。在這方面濟群法師無疑是一個良好的表率,他以極大的恭敬心及求知欲替眾生示現發問,在當今這樣一種紛爭四起、妄念邪見遍滿天下的大氣候下,他用自身的求法若渴之舉為眾人做出了真誠求知的榜樣。但遺憾的是,很多人,包括漢地一些非常著名的大法師,在面對他們並不瞭解的密法時,卻表現出了令人震驚的因無知而來的無畏。他們在瞬間就極其不負責地吐出一大堆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有關密宗的錯誤、可笑的詞句,末了,還要以知識權威擁有者的面孔自居。要知道,我們探討的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世間法問題,而是佛法! 隨意歪曲、謗法的過失,難道這些自詡為佛教學者的人竟連這一點也不知道?除非有特殊密意,否則這些人一定會對而且必須為自己的全部言行負起有可能產生的所有惡果。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2

    如用開水煮米,米粒在整個鍋裡浮浮沈沈;同理,眾生在輪迴中也是漂泊無定。有時候造了白業,到善趣中去威受安樂;有時候造了黑業,到惡趣中去感受痛苦。就這樣,我們在沈浮無定的三界中不斷地漂流。

     

    繼續閱讀 >

    密宗的功德-3

    又有人認識到密法的殊勝性後,對自己是否有福報與緣份修學無上密法產生了疑懼。其實這完全屬於不必要的非理猶豫,《勝乘寶藏論》已對此作了明確的答覆:「凡是相遇無上極密乘的人,往昔必定已供養過無數佛陀,並成過普賢王如來的眷屬。」因此,已經受到最無上灌頂的人,必定已有殊勝的宿業因緣,應對自己也生起堅定的自信心,此世認真修學無上密乘,必能迅速證果,早日完成渡生大願。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8

    這以上歸納總結了修四種厭世心(暇滿難得、壽命無常、輪迴過患、因果不虛)的中心要義。如果能做到那樣,做任何善事自然不離三殊勝。如頌云:“善人如藥樹,依彼勝一切,惡者如毒樹,依彼毀一切。”這種善人以自己的堪忍力,使與他結上緣的人內心轉向正法方面。並且,自他的廣大善業將越來越增上,生生世世不會墮入惡趣和邪道,並將獲得善趣人天的殊勝身體。甚至這樣具法相的補特迦羅(高僧大德)無論安住於何處,所在之處的人們都會行善,且諸事吉祥,眾天人也會經常護持。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1

    在天界有悅意的外境,而且天人的身體如皎潔的月光般明淨可愛,周圍也經常有很多的天子和天女恭敬供養。但未來,他們也同樣會受到恐怖的死魔閻羅王的危害,到那時,天子沒有絲毫自在,因業力而墮到燃燒的鐵地上,鬼卒持著各種兵器不斷地砍刺他的身體,為劇烈的痛苦所煎熬,可見天人的福報也並不完全可靠。如果我們不造無漏的善業,將來必會墮入惡趣受苦。

     

    繼續閱讀 >

    甘露滴10

    心能顯現輪迴和涅槃的一切諸法。如果能將自己的心轉到善法方面,則將獲得善趣和究竟的解脫;如果我們不通達心的本性,也不能調伏自心,經常會造貪嗔癡等各種惡業,結果必定會墮入三惡趣。因此,一切萬法的作者就是心。

     

    繼續閱讀 >

    甘露滴09

    如大幻化網中對心和智慧所做的分析,這裡所說的心是指每一個眾生的根本,是一種明現。由此我們知道,不清淨輪迴中的一切顯現是不清淨心的顯現;同樣,清淨的涅槃和智慧的顯現是清淨心的一種顯現。我們若詳加觀察外面的一切顯現,將無法找到一個真正實有的事物,所以清淨和不清淨的根本,都是自己的心。

     

    繼續閱讀 >

    甘露滴08

    月稱菩薩說過:“經說外境悉非有,唯心變為種種事。”釋迦牟尼佛在佛經當中也曾指出:“心為一切諸法之源,故名為普作王。”為什麼稱為普作呢? 因為它既能作清淨的涅槃,也能顯現不清淨的輪迴。薩阿哈尊者說:“心乃涅槃之根。”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4

    當然了,如果有個別根基對路的人,他們已能認清煩惱即是菩提的本質,並對諸法自性有了清醒、堅定的定解,他們則可以此方式而成就,這一點 在顯宗經論中也有所反映,如《楞嚴經》云:“狂心頓歇,歇即菩提”;《華嚴經》云:“吾與一切佛,自性平等住,不住亦無取,彼等成善逝,色受想行識,無數善逝眾,彼成大能仁。”;《維摩詰所說經》又云:“為增上慢,說離淫怒癡名為解脫;無增上慢者,說淫怒癡性,即是解脫。一切塵勞,即如來種。”;《文殊幻化經》則云:“非除輪迴而修涅槃,是緣輪迴即是涅槃。”;六祖惠能大師也說“煩惱即菩提”。……這些教證都在明確告訴我們,大乘顯宗同樣認為依靠煩惱即能獲得無上正等覺,此種思想在《無垢稱經》中表達得更明顯。此經中云:“蓮花非從曠野乾地裡生,而從泥水中生也。如是無上正覺菩提亦非從聲聞斷惑、見無為法而生,若生如山之薩迦耶見,則能生無上正圓菩提心。是故,諸煩惱為善逝之舍利也。”這種觀點與聲聞乘的看法並不盡相同,因聲聞乘要求修行者必須斷除煩惱方能證果。同理,密宗中對貪欲的本質也自有其與顯宗不大一致的觀點,但在五毒即五智這一點上,密法與禪宗無疑有著相同的指導思想。

     

    繼續閱讀 >

    甘露滴07

    據此,我們明瞭分別念是一切苦樂的根源,所以一定要好好地修持妙法,暫時斷除一切粗大的惡念,最後滅盡所有妄念而獲得聖果。
     

    節錄自來自雪域大士的妙音善說《訣竅薈萃》

    繼續閱讀 >

    密宗的功德-2

    如法王仁波切的《忠言心之明點》中說:「在五濁黑暗極為深重的末法時代,前八乘猶如星光,很難遣除眾生煩惱,而大圓滿則如麗日中天,最善對治眾生煩惱。」我們通過自己的修證實踐也可了知,當煩惱生起時,其他許多對治法不能直接斷除,而以密法的最深訣竅,不須勤作,直觀心的本性,一切煩惱頃刻即消散於法界中。而這些殊勝訣竅,也只有對上師生起正信的人才能運用自如。進入密乘後只要自己沒有退失信心並嚴持密乘戒律,縱然今生沒有證悟實相,但以聽聞加持力也能盡快成就。無垢光尊者云:「若男若女已入此勝密,並獲得傳承教言,雖其未證悟,然以聽聞之功德力,決定速疾解脫,因彼相遇無上果法之故。」《日月吻合續》中云:「學密利根者即生成就,中根者中陰,下根者來世幻化界得解脫。」確確實實密宗裡有見解脫、聞解脫、繫解脫等一般凡夫所無法想像的眾多方便加持法。因此蓮花生大士也云:「現見畫物即成佛,身觸彼者即成佛,聽聞彼聲即成佛。」甚至傍生聽聞密法也照樣能得到成就,譬如前幾年,法王在給一隻老山羊傳了《七寶藏》等的傳承,老山羊臨終後便往生到了東方現喜剎土。密宗祖師極喜金剛云:「若僅聽受此密法,七世之前定解脫。」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7

    一切業的自性

    自有頂以下至無間地獄底層以上,(六道眾生)各自感受不可思議的各種痛苦和安樂,都是由各自往昔所積累的善惡業產生的。如《百業經》云:“眾生諸苦樂,佛說由業生,諸業亦種種,造各種眾生,漂泊於輪迴,業網乃極大。”有些人儘管現在具有權力和地位,擁有許多受用,但是死期到來時其中何者也不能跟隨,只有自己此生積累的善惡業牽轉跟隨自己,將自己引入輪迴的善惡趣之中。《教王經》云:“國王趨入死亡時,受用親友不隨身,士夫無論至何處,業如身影緊隨後。”因此現在所造的善惡業,雖然不會立即現前其果報,但任何時候也是不會毀滅的,(因緣)聚合時各自將感受其果報。

    繼續閱讀 >

    甘露滴06

    若我們的分別念中生起慈悲心和信心,則我們將獲得解脫和安樂,只要具有無漏的智慧,無疑我們就會達到圓滿究竟的佛果。如果我們經常生起貪嗔而造了惡業,所感受的就只能是地獄、餓鬼等惡趣的痛苦。

     

    繼續閱讀 >

    甘露滴05

    在整個三界輪迴中,一切苦樂感受全是幻化,上至天人的善妙欲樂,下至地獄、餓鬼的各種痛苦,是否有一個真正的作者呢? 這樣一個苦樂的作者,在外境上根本不存在,其實真正的作者就是我們內心的分別念。

     

    繼續閱讀 >

    甘露滴04

    又如,我們家有三個人,雖然每個人的食物並無差別,但各自顯現的苦樂卻不盡相同。有時候,某個人晚上做夢也吉祥,身體也安康;但另一個人則可能夢境不佳,身體不適,心情也不太愉快。所以,即使我們三個人生活在一起,也不可能擁有一個共同的覺受。

     

    繼續閱讀 >

    甘露滴03

    如今在我們五明佛學院,有些人豐衣足食,也有聞思修行的機會,今生幸福,來世也安樂,可是卻有極少數的人卻衣食無著,經常放逸懈怠,不僅自己不能受持聞思修等善業,還障礙別人持戒和聞思,今生痛苦,來世也痛苦。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3

    密宗大成就者貝瑪拉密札在其所著的《成智慧論》中說過,密宗中的雙身修法絕對不是讓修行者去執著自身的生理感受,空樂無別才是它應該達到的目標。此論還嚴厲譴責了所謂學密一定要煉雙身法的謬論。就以我們大圓滿的教法來說,就不曾過多強調過雙身修法。

     

    繼續閱讀 >

    甘露滴02

    在此世間中的某個寂靜地方,有些人自在地享受殊勝的甘露水,如在天界中享受圓滿的甘露妙味。此時此刻,不少眾生卻經常飲用燃燒的鐵水,感受無量的痛苦。眾生的業感猶如幻化一樣,從中幻現出眾生各不相同的苦樂,如天人的快樂與惡趣的痛苦等等。

     

    繼續閱讀 >

    密宗的功德-1

    佛在顯宗第二轉法輪中著重宣說諸法的般若空性,在顯宗第三轉法輪中宣說了空性基礎上的光明,但是多採取隱含、譬喻的方式。密乘的見解是在綜合了顯宗的第二、三轉法輪的基礎上,進而以直接、詳細、廣大的方式把諸法實相和盤托出,並且在具體修行上增加了顯宗中所不具的許多方便。《三相燈火續》總結密宗的特點云:「一義亦不昧,不難方便多,是為利根故,極勝密咒乘。」又據《諸天積聚續》中說,五濁愈熾盛,時代愈趨末法,無上密法的加持就愈強烈。噶陀度達仁波切云:「五濁黑暗愈深之時,蓮師加持之月愈明。」眾多的續部、論部與諸多大德的教言都曾宣說,末法時期,眾生煩惱熾盛時,其餘八乘(外三乘:聲聞、緣覺、菩薩乘;內三乘:事部、行部、瑜伽部;以及密三乘中的瑪哈瑜伽與阿努瑜伽)已無力調伏,唯有九乘之巔無上密法大圓滿才能調伏。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6

    同行等流果:生生世世喜歡行善,並且增長善根。

    感受等流果:斷除殺生,長壽少病;斷除不與取,具足受用,無有盜敵;斷除邪淫,夫妻美滿怨敵少;斷除妄語,為人稱讚且仁慈;斷除離間語,眷屬僕人皆敬愛;斷除惡語,恆常聽聞悅耳語;斷除綺語,語言有威力;斷除貪心,如願以償;斷除害心,遠離損惱;斷除邪見,相續生起善妙見。

    繼續閱讀 >

    甘露滴 01

    甘露是指天人的甘露,不管是誰飲用後都能治癒自己的一切病苦。同理,聽到此殊勝教言後並付諸實踐,則自己身口意中的貪嗔癡煩惱、痛苦能全部清淨。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2

    法師又提到雙身修法的適用範圍、資格限定、所欲目標等問題,這裡一併給以作答: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4

    隨著西方文明的東進,以及人們對傳統文化修養的不足,有不少人把佛教等同於迷信看待。其實即使從西方哲學來看,佛教也是一門深奧莫測的學問。黑格爾的辯證思想,弗洛伊德等的精神分析學說,就已經受到佛法的影響。又恩格斯曾說︰人類到釋迦牟尼佛時代,辯證思惟才得以成熟。由此也可見佛教是真正的智慧。還有社會上經常有人干涉他人的信教自由,對此國家法律早已作出規定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5

    三種身善業。不殺生:斷除殺生,愛護生命;不偷盜:斷不與取,行持佈施;

    不邪淫:斷除邪淫,護持戒律。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1

    其實佛陀在顯宗經典中也絕非隻字未提密法、未提密法中的雙身修法,只不過他提到的方式比較隱秘而已,這也是佛陀一貫的傳法方式。他在大乘經典中明顯、廣泛宣示的教義,在小乘佛法中往往是以不明顯、略說的方式出現。比如講到空性,佛陀就在小乘根基眾生前著重抉擇了人無我空性,至於遠離一切戲論的大空性則並未作明顯、公開的開示,但也早已在其中留下了可供利根者未來向更究竟的空性境界邁進的階梯。同樣,佛陀也在部分顯宗經典中暗示了密法的某些方便法門,只是未作更多的引申與鋪陳,否則也就不會有顯密之分了。比如《女身令佛歡喜經》中就說道:“菩薩者,為令諸佛生喜,將自身化為女身,常行於善逝之前。”這就是所謂的以隱藏方式宣說,類似的經典教證還有許多。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3

    要介紹一件事物,首先必須瞭解事物本身,尤其是介紹博大精深的密宗,必需求教於密宗典籍以及如法修持密宗的人,而不應該憑自我想像或依靠那些外行人的評論,否則難免漏洞百出,與事實不符。所有的密宗以及歷代傳承祖師都從未講過密宗崇尚性慾以及對生殖器的崇拜,恰恰相反,這些庸俗的世間執著正是學密人必須以無上方便加以對治淨化的,否則耽著於其中,怎能生起修道的功德,證得無上的佛果?這是每個學密人所深知的道理。佛教是神聖的,佛像是聖潔的,借佛像斂財的作法必須受到譴責,尤其像天樂宮那樣的不顧佛門教理,粗製濫造的作法必須予以制止。天樂宮的「密宗佛像」已引起了以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為主的廣大佛教弟子的強烈不滿,此風不止,勢必造成難以估量的惡劣影響。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因果不虛–14

    應行之善業

    即應當行持的十種善業,總之,我們了知十不善業的過患後應發誓願受持不造這些惡業的清淨律儀,則稱為十善業,即是不殺生,斷不與取等共為十種。(受持十善戒一般)不需要在如上師或堪布(法師)面前立誓,自己心裡想:永遠不殺生,或者某時某地不殺生,或者不殺害某某眾生等乃是善業。若在上師、善知識、三寶所依等面前進行承諾發誓,則其功德特別大。因此僅像這樣隨便不殺生還不夠,必須在心裡立下誓言:無論怎樣也不造惡業。若在家人等不能永遠斷除殺生的惡業,也可以立誓在一年中的一月(神變月)或四月(薩迦月)不殺生,或者在一個月中的十五日和三十日不殺生。此外立誓一年、一個月或一日等期間不殺生也能得到很大的功德。

    繼續閱讀 >
上一頁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下一頁

生、老、病、死是一條沒有橋樑或淺灘的河流,你們把船準備好了嗎?

六道眾生都曾如父母般愛護你,你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愛與慈悲。

如果你們虛度此生,空手離開世間,那麼在未來,人身將非常難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