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桑耶寺 公告欄

    甘露滴51

    在休閒的時間裡,我們應該回顧一下自己的人生歷程:曾經造過幾許惡業、吃過多少苦頭、遭遇如何痛苦,這些生老病死的痛苦我們都能真實感受。只要我們仔細去思維這些道理,就會發現在修法的道路上並沒有任何退路,只能勇往直前,不達目的——成佛,誓不罷休。我們以前都是在家人,現在又成為出家人,來世就不應該墮入三惡趣,不應該再去感受那些難忍的痛苦。所以,我們現在已經值遇了曠世難遇的上師和具有各種善妙功德、高舉正法寶幢的道場,就一定要精進修持。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4

    一千多年前的藏王赤松德贊在位期間,曾下達過這一所有藏民都要遵照執行的命令:“藏地僧俗,今後見解需依龍樹菩薩的中觀見,行為需像靜命大堪布一樣嚴謹奉行別解脫戒。”這已經非常明確地提出了藏地的戒律基礎問題。法王如意寶 晉美彭措上師亦云:“夜空的星星雖然繁多,但啟明星只有一顆,除大瑜伽師和大成就者外,所有僧尼必須以別解脫戒律為首,破別解脫根本戒者不得與僧團共住。”由此觀之,藏地毫無疑問是三戒並重的,雙身修其實並不具備代表及典型意義。它具體的方便之處以及指導思想,我們已略作宣說,此處不再贅敘。

     

    繼續閱讀 >

    甘露滴50

    有時這些大菩薩顯現毀犯戒律,有時好像又在裝瘋賣傻,但他們肯定有常人難以揣度的密意。所以我們應該發願:生生世世不要對他們生起邪見。

     

    繼續閱讀 >

    不共內加行— 皈依-4

    皈依之方法

    共同乘皈依法:誠信佛為本師,法為道,僧眾乃為修道之助伴,以此方式而皈依。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9

    當年晉美彭措炯列的許多行為不太如法,故人們紛紛誹謗,但是這並不表明他真正具有眾多過失,所以我們不能誹謗高僧大德。在他具有傳奇色彩的一生,也是充滿誹謗的一生,其實他是在眾生面前幻化遊戲,就像是舞蹈中有各種引人入勝、變化莫測的舞姿一樣。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8

    後來,有一個名叫丹貝寧瑪的人,他承認自己是格爾的轉世活佛,但不承認是菩提金剛的轉世活佛,有一次,他見到了晉美彭措炯列的空行母,他馬上就認出來了。 他說:“我前世的空行母現在已經上了年紀,但姿色還不太衰老。”後來他又說:“我只能回憶起自己前世的空行母,而其他的一切都不能回憶了,為什麼會是這樣呢?”他就這樣經常對自己開玩笑。由此可知,丹貝寧瑪的前世就是晉美彭措炯列。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7

    因為他的前世聞名遐邇,故在前半生別人對他都比較恭敬,但他的行為不太如法,到後半生別人對他就大不如前了。後來在他圓寂之前的一段時間裡,行為顯得更加瘋狂,以致於在他自己的寺院也無法待下去。當他臨終的時候,沈痾難起,弟子們也不悉心照料,他一直在非常痛苦地呼喊:“他們自己都會很難為情,在上師圓寂時還敲打著樂器。”他圓寂後,人們去請教大德多欽則仁波切,多欽則仁波切讓他們不要告訴任何人,然後拿了一把小手槍,在晉美彭措炯列的腳掌下射了一槍,他的頭頂上冒出了青煙。過後,多欽則仁波切說:“大菩薩在圓寂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圓寂,這樣開槍之後,他才清楚地知道自己圓寂了。現在,他已經重新安住了。”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3

    如果本身就屬慧淺業重之流,但卻假借雙身修法的名義為自己的貪欲大開綠燈,這樣的密宗行者實在是玷污了密法的聖潔。但我們絕對不能因為有少數密法修習者的行為不如法,就一股腦地把密法本身一悶棍打死,人之過失豈能連帶法本身也跟著遭殃!《彌勒請問經》中也宣說了同一道理:“不以僧嫉人故而憎嫉於法,不以人過失故而於法生過,不以於人怨故而於法亦怨。”我們所應著眼的依然是密法的精髓一甚深的空性與光明見,嚴謹的持成行為。這些才應該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6

    所以我們對聖者不能隨便誹謗,我在這裡順便給大家講一個故事。以前有一個大成就者名叫晉美彭措炯列,他的行為十分不如法。在每年夏天,他常到石渠那一帶去化緣,當地有一個名叫帝加家的姑娘,和他的關係十分密切,有一次當他給數千的信眾作大灌頂時,看到帝加家的姑娘也來了。就把寶瓶放在虛空中,毫不忌諱地抱著那姑娘坐在法座上。

     

    繼續閱讀 >

    不共內加行— 皈依-3

    皈依之分類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5

    《寶性論》指出:“聖者遠離一切痛苦和生老病死。”《經觀莊嚴論》說:“已證悟空性的菩薩,在度化眾生的時候,就像觀賞花園一樣,沒有任何痛苦。”因而,在世人眼中,那些大菩薩們也有可能患病、生煩惱等,乃至顯現各種令人目不暇給的幻化,可是在他們的自證境界當中,這些不清淨的法一點也不存在。還有些大菩薩為了度化某類特定的眾生,有可能會顯現如同世間一般的愚夫、愚婦,也會受到世人的污辱和誹謗。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4

    我們往生極樂世界之後,還會再度回到這個世界中度化眾生。雖然在度化眾生的過程中,會顯現不同的痛苦和快樂,但在直接的感受上肯定不會有。如,俱足神通的人明瞭別人的痛苦,我們可以在無漏的快樂當中,以幻化遊舞來度化眾生。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3

    當今時代一些不喜歡聞思的人,他們得過且過,整天在渾渾噩噩中虛擲光陰。 既不發心為自他利益做事情,並且經常串門子、胡吹亂侃,還謠言中傷別人等,障礙他人修持善法,這種人真是很可憐!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2

    密法對戒律的要求是非常嚴格的,在日常起居中,僧人們行持的主要還是清淨的小乘戒律。無論何種續部與論典,都未曾開許過一個凡夫,一個尚未認識到煩惱、貪欲本性的人,去修什麼雙身、降伏等大法。在這方面《時輪金剛》裡有著嚴厲而明確的規定:“凡夫人不能作瑜伽士的行為,瑜伽士不能作大成就者的行為,大成就者不能作佛陀的行為。”藏地著名的阿日大班智達云:“無論聲緣乘、菩薩乘與密乘都未開許自相煩惱(即未有方便法所攝之貪嗔癡等)。”通過這些教證,我想大家已能從中看出密法對所謂雙身等修法的限定與說明。但我最想表達的是,希望各地的佛教徒們,從今往後都能多多關注密法的本質特徵,不要再在這些,即便是藏族佛教徒也極少實修的雙身等修法上浪費注意力以及好奇心了。

     

    繼續閱讀 >

    2022 台灣桑耶寺行事曆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2

    總的來說,這個世間的一切都離不開痛苦的本性,真正究竟的安樂就是往生極樂世界。往生之後,再也沒有任何痛苦,就連痛苦的名字也無從聽聞。
     

    節錄自來自雪域大士的妙音善說《訣竅薈萃》甘露滴

    繼續閱讀 >

    不共內加行— 皈依-2

    信心又分為清淨信、欲樂信、勝解信三種

    清淨信:進入有許多佛像、經書、佛塔的殿堂或見到上師、善知識、高僧大德的尊顏,或者聽到彼等功德及事蹟,以此類因緣,能夠立即想到他們的悲心廣大等,這種由清淨心引發而生起的信心,稱為清淨信。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1

    在這個浩瀚無垠的大千世界中,雖然顯現不盡相同的痛苦與安樂,但這些宛如天空中的閃電,全都是無常的,可是愚笨的人,還是十分執著虛幻不實的身體、財物以及親友,為此造下彌天罪業。一旦臨終時,那些猶如海市蜃樓的聲譽、財富以及親友,都不會跟隨自己,跟隨自己的只有這一生所造的善、惡業。

     

    繼續閱讀 >

    甘露滴40

    既然到每個大劫的最終,整個三千大千世界都會變成虛空,則我們現在的親朋好友以及自己的身體,又有什麼值得依戀的呢?就像風中的蠟燭隨時都會熄滅,沒有一點可靠。不管是器世界,還是有情世界,都沒有常有不變的東西,所以我們對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包括親朋好友們,都不要生起貪心。

     

    繼續閱讀 >

    【般若心經除障大法會】2021年12月26日(星期日)

    【般若心經除障大法會】
    2021年12月26日(星期日)
    本次法會包含七天除障修法總迴向

    主法上師:尊貴的 蘇南嘉措仁波切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9

    不僅我們有情世界是無常性,而且三千大千世界也是無常的。 根據《俱舍論》的小千、中千、大千世界的推算,所謂的大千世界,共有十億個四大部洲。這十億個四大部洲中的環境、顏色和形狀迥然有異。不用說大千世界,僅以我們這個地球上的美國,中國等國家來觀察,就可看到高山平川、城市鄉村、大漠戈壁等形形色色的地理環境。既有賞心悅目的地方,也有危險兇惡的處所,但所有的這一切,最後都會因為地水火風的摧毀,全都像彩虹一樣消於虛空當中。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1

    由於交通、語言等障礙所限,漢藏佛教界之間的往來一直很難在深層次展開,故而誤解、錯解乃至偏見、成見才可謂層出不窮。而藏傳佛教的教義中因歷來特別強調謗法罪、捨法罪的過失,故任何一個藏族出家人都不大可能去誹謗小乘或大乘顯宗,因之絕大多數藏地佛教徒都不會對漢傳佛法有任何懷疑之處。反觀漢地,情況就不容樂觀了。這麼些年來,我接觸了數不清的漢地四眾弟子,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張口就是“雙身”、“吃肉”、“誅法”等話語,似乎這就是他們心目中的密宗。對此問題我已翻來覆去說過很多遍了,最後再在這裡強調如下: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8

    無論此地,還是他方,始終無法找到沒有生老病死的例子。即使轉輪王和帝釋天,到最後也會顯示無常。我們在未法時代的這個肉身,難道不會衰敗嗎? 我想聰明的人肯定明瞭。所以,我們一定要精進修持大圓滿等佛法,如果在今生中沒有得到成就,至少我們也一定要依靠訣竅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節錄自來自雪域大士的妙音善說《訣竅薈萃》甘露滴

    繼續閱讀 >

    不共內加行— 皈依-1

    不共內加行分五:諸聖道之基石——皈依;趣入最勝大乘——發殊勝菩提心;清淨違緣罪障——念修金剛薩埵;積累順緣資糧之供曼茶羅與頓然斷除四魔之古薩里——積累資糧;自相續生起證悟智慧之究竟方便——上師瑜伽。

    皈依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7

    如,我們這些上了六十歲的老年人,年輕人看見我們也會生起厭煩心,這時候大家寧願欣賞年輕人,而不願見到我們這些老朽的身體,但是可以預見,這些年輕人在不久的將來,曾經健美挺拔的身體,也一定會如我們一樣醜陋、不堪入目。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6

    同樣,我們的名聲、身體等並非一成不變,某些青年男女的臉龐,猶如白蓮花一樣白裡透紅,英俊可愛。但即使美若天仙,一旦人老珠黃,就像一截焦木,異常老醜。這時,哪怕是看到自己的身體也會心生厭煩,只有在心裡默默地留戀著已匆匆逝去的黃金歲月如。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5

    縱然是傲視天下群雄的轉輪王,臨命終時也有可怖的鬼卒用腳踢著他的頭。他剛才還沈浸在光明和快樂之中,現在一瞬間就被閻羅王強迫帶到黑暗地獄中,感受無的痛苦。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0

    蓮花生大師以自己的行持,為所有密宗修行者做出了最好的表率:外以別解脫戒律為一切修行之基礎:內依無上密咒道之生圓次第為修行法要;密行則以大圓滿即身成就虹身。此等境界恐非凡夫所可能妄加評議!作為虔信因果的一名佛教徒,我在這裡誠心祈請大家,不真正精通佛法基本道理的話,最好不要輕易開口對佛教指東道西,否則,謗法的罪過很有可能在瞬間就被自己造下,而所有罪過當中,此種惡因是必將引領造孽者直墮金剛地獄的。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4

    轉輪王威勢赫赫地端坐在高高的寶座上,當其他的國王大臣來晉見他時,猶如小野獸來到獅子面前,非常畏懼。有些高官、上師之所以坐獅子座,是因為獅子是百獸之王,所以坐在獅子座上,在世間上是表示擁有崇高的地位。藏傳佛教中用詩學來讚歎某些高僧大德時,也經常用獅子座來進行襯托。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依止上師-4

    最後修學上師之意趣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3

    轉輪王就是這樣享受著全世界的形形色色妙欲和榮華富貴,自己也認為在整個四大部洲,自己的福報是無與倫比。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2

    轉輪王出外時,身旁有大象、駿馬、步兵等四大軍隊經常擁護著。當他居住在富麗堂皇的王宮中,周圍有許多姝麗的王妃對他作恭敬承事,她們具有林林總總的善妙功德。這樣的王妃在人世間也難以找尋,她們的笑靨猶如皎潔的月亮楚楚動人,她們以嬌媚的姿容經常圍繞著轉輪王。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1

    同樣,轉輪王的福德非常圓滿,在整個世間上除了佛陀以外,再無其他人具有這麼大的福德。即使是如此超類絕倫的轉輪王,如果他沒有修持正法,臨死時也會無依無靠,必定會墮入惡趣之中。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9

    另外,在藏傳佛教千百年來的發展史上,成千上萬座寺廟中住持佛法、續佛慧命的絕大多數都是嚴持戒律的出家眾,以在家人身分應世的並不多 見。據《中國藏族文化藝術彩繪大觀》介紹,藏地的一些寺院當其處於歷史上的全盛時期,誦戒時,最多可有十萬出家人同時參加;而歷史上以菩提薩埵為代表的無數個行持比丘清淨戒律的出家眾,也可謂比比皆是。 另據《藏族通史,吉祥寶瓶》記載,至西元十八世紀,僅格魯派一個教派的寺廟,數量就已達到三千四百七十七座,出家僧人三十一萬六千二百 多名,這三十餘萬名僧眾,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忽然之間就被某些人一筆勾銷了出家人的身分。另以我所在的五明佛學院為例,九五年學院第一次召開持明法會時,就有三萬八千名出家僧眾參與了這一盛會。如果要論考據的話,不知法師都是依據哪些資料“考據”出“所以上師由在家人擔任,是為西藏的特色。”這一結論的。這些事實在《布頓佛教史》、《青史》、《安多佛教史》、《西藏古代佛教史》、《革紮佛教史》、《森巴佛教史》、《明鏡史》等等有關西藏佛教歷史的典籍中都有明確記載,而且它們當中的不少篇章都已被譯成了漢語。不僅歷史著作中對此進行過論述,當代的很多佛學雜誌,諸如《法音》、《菩提心》、《西藏文化》等也都經常刊登一些描述藏傳佛法特微的文章。當然了,有些人可以一句輕鬆的“反正我沒見過,我就要說它並不存在,你又能奈我何?”而將白紙黑字上的歷史抹殺掉,一如他們可以憑空杜撰自以為是的所謂藏地佛法傳承的特徵一樣。但在真實與虛假之間,在道聽途說,以訛傳訛與虛懷若谷的求知、求實之間,時間當會作出最公正的抉擇—真的假不了,所作不空亡,所有人都難逃因果的定則 。我們身、口、意的一切舉止、動心,如果不為自己也不為眾生認真負責的話,那就等因果來對我們的所言所行進行裁決吧。

     

    繼續閱讀 >

    甘露滴30

    地獄中的大鍋正燃燒著熊熊烈火,許多面目猙獰的閻魔獄卒,手持斧鋸等各種兵器、刑具在迎接他們。到那時,再也找不到一剎那享受安樂的機會,縱使百千萬的佛菩薩要來救度這些人,也無能為力。一旦眾生的業力真正已經成熟現前的時候,佛和菩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無比能力也成為有限。因此,我們應該把握當下,為了以後的安樂而精進修持。

     

    繼續閱讀 >

    共同外前行— 依止上師-3

    中間依止上師

     

    繼續閱讀 >

    甘露滴29

    這些經常沈湎於吃喝玩樂和世間法的人,真是很可憐! 那麼這種人在來世會不會得到少許安樂呢?絕對不會的!龍猛菩薩說過:“即生當中造此罪業的人,其前途必定是黑暗的。”這些人的前面—地獄也已經準備好了,各種劇烈難忍的痛苦正等待著他們前去感受。
     

    節錄自來自雪域大士的妙音善說《訣竅薈萃》甘露滴

    繼續閱讀 >

    甘露滴28

    我們在不遠未來的某個時候,必定會永遠離開這個幻化無常的人間,離開自己的親友,所以我們對今生的名聞利養不能太過於執著。往往我們不願目睹卻又出現在面前的是,有些出家人既秉承出家人的事業,又在操持世俗瑣事,表面上穿著出家人的僧衣,但實際上他的內心並未生起一剎那的悲心與善心。

     

    繼續閱讀 >

    甘露滴27

    死魔閻羅王一副威猛兇殘的姿態,令人非常恐懼,他瞪著圓圓的大眼睛,時時刻刻都在審視著我們,當死魔閻羅王手執黑繩來見我時,平時關係密切的親朋好友也圍繞在身旁,此刻無論他們怎麼聲嘶力竭地呼喚著我的名字和痛哭流涕,即使因悲傷過度而昏厥倒地,死魔閻羅君也絕不含糊,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在《入菩薩行論》中也有教證:“臨終彌留際,眾親雖圍繞,命絕諸苦痛,唯吾一人受。魔使來執時,親朋有何益?唯福能救護,然我未曾修。”這時即使與閻羅君辯論、抗爭,亦猶如竹籃打水—毫無意義,在依依不捨之中,自己還是不得不離開人間,走上淒淒慘慘的中陰路。當親友們看到這個人已經回天乏術時,他們也都會絕望。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8

    先談他對蓮花生大師的論述:據羅珠讓波翻譯的蓮師傳記記載,作為藏傳佛教的始祖,蓮花生大師的確攝受過空行母一益西措嘉。但他在不同根基的所化眾生面前,還示現過出家為僧等八相。因此,簡單的“在家人”三個字怎能全部涵蓋蓮師的真實身分與行持!欲了知蓮師的生平事理當詳細查閱梵藏文原典,特別是有關他的傳記,否則何來觀點的正確與可信?
     

    待續…..

    繼續閱讀 >
上一頁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下一頁

生、老、病、死是一條沒有橋樑或淺灘的河流,你們把船準備好了嗎?

如果你們虛度此生,空手離開世間,那麼在未來,人身將非常難尋。

六道眾生都曾如父母般愛護你,你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愛與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