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桑耶寺 公告欄

    密咒功德-4

    對具如此殊勝功德的密咒,不欲承認,則我不知其是否己是著了魔了。還有些人自作聰明,把《心經》裡的密咒等意譯出來。如果密咒能翻譯,玄奘法師等早就已經翻譯了,還會拖到現在?而且如果密咒意譯出來後,其意義則已掛一漏萬,失去了原有的加持。《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中介紹了密咒具有四種成立的特點,即法界本性、有法自性、如來加持、無欺無礙之能力,故不能意譯,無垢光尊者也說密咒不能翻譯。《心經》的密咒翻譯後,那經文裡的「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又將如何解釋?密咒的功德與加持不可思議,如《佛說大乘莊嚴寶王經》中,佛對除蓋障菩薩說,當時佛為求得「嗡嘛呢貝美吽」六字真言,在無量世間中,供養萬千俱胝如來,尚未求得,後來承事供養勝蓮如來後,方才得到,而勝蓮如來也是承事供養了無量如來後才得到。持誦六字真言有消除惡業,究竟六度等無量的功德。

     

    繼續閱讀 >

    密咒功德-3

    佛在顯宗中也講述了密咒不可思議的功德。《首楞嚴經》云:「若不持咒而坐道場,令其身心,遠諸魔事,無有是處。」又云:「若未能誦,寫於禪堂或戴身,一切諸魔所不能動。」因此欲成就者,持咒無疑十分重要。《觀音密藏經》云:「若有受持神咒者,凡有所作,必得成就,唯必深信,不得生疑。」《光明經》云:「十地菩薩,尚以咒護持,何況凡夫?」佛在《小般若經》中介紹釋迦牟尼佛心咒:「爹雅他嗡牟尼牟尼嘛哈牟尼耶梭哈」的功德時說:「依此咒之力,釋尊的成佛,觀世音證為菩薩,僅聞此咒,亦得無量福德,並除一切業障。」又在其他經中說:「此咒誦一遍,能除八萬俱胝劫所造之惡業」等。各個密咒的殊勝功德,米滂仁波切在《咒藏》的著作中作了廣說,然於此不便公開,灌過頂的人,可詳加研習。

     

    繼續閱讀 >

    密咒功德-2

    當年靜命大師創建桑耶寺受到外魔的阻撓,以寂靜方法無法調伏時,也是迎請密咒大師蓮花生大師入藏後才將外魔收服。密宗的這些方便,就像一個安全裝置,把修法者很好的保護了起來。只要行者真有正規師承,又如理如法的修習,即使即生不證悟,也能增加許多世出世間的不共功德。我們要解釋甚深的顯密經論以及評判別的宗派時,必須有教證與理證的根據,以及掌握因明、中觀的基本推理方法,而不能以有些無信仰人的民間說法破斥佛語,否則民間中也有對念佛參禪說為「迷信無智」,是否也應該承認呢?這樣就真的很麻煩了。薩迦班智達曾說:「沒有教理而喜歡辯論,就像沒有雙手的人歡喜打架,最終還得失敗。」在此我恭敬合掌,衷心希望諸位千萬不要師心自用,依據自己的感覺而評判些佛法中的事,不但自己造業,也會使許多不明就理的無辜信眾誤入捨法謗法的歧途。

     

    繼續閱讀 >

    密咒功德-1

    又,「密裡面的咒多半是鬼神的名號,所以念密咒,常常把些鬼神都找來。我們中國俗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你把鬼神都招來了,你再沒有本事把他送走,這以後就很麻煩,所以學密的人著魔的機會多。」

    說出這番話實在缺乏對密宗的基本知識,《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中解釋密咒時說:「梵語曼達譯為救識或救意之義,立名密咒,即是識為智慧,救為方便故,此二雙運者,或此安樂速時能救護意識者,總之是一種殊勝方便名為密咒。」密咒祈禱的大部分是佛菩薩,也有的是已皈依了三寶的世間善神,有他們時時隨身護持正是自己迅速證悟的保證,豈還有因害怕而躲避的道理?至於一般的狐仙之類,與密法無任何瓜葛,且正好可以用密宗的方便進行對治。還有一類咒語則是事業咒語,如迎請咒、緣起咒、灌頂咒等。又不知「學密人著魔的機會多」這一結論有什麼事實根據。

    繼續閱讀 >

    密宗與顯宗-4

    類似這些言論都是聞思不夠,見識不廣所致。《華嚴經普賢行願品》云︰「牛飲水成乳,蛇飲水成毒,智學成菩提,愚學為生死,如是不了知,斯由少學故。」佛對我們指出的修行道路是聞思修,因為既然是眾生,內心充滿的只能是迷亂的分別念,而佛經記錄的是佛陀的智慧,猶如暗夜的明燈,能照亮我們成佛的路程。現在有人提倡似是而非的「專修」,即只需研讀單一的某部經論,不必廣學多聞,這實在是非明智之舉,彌勒菩薩指出,如果不需要廣泛的聞思,佛陀就沒必要廣轉法輪。《格言寶藏論》云︰「淺學寡聞愚者云,修習不需廣學法,若無聞法僅修習,再勤亦成旁生因。」如果只局限在某部經論中,人們就缺少聖教量的指導,這時出現這種臆測杜撰的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了,同時許多蠱惑人心的外道邪說也就因此乘虛而入,社會上只念佛不學教理的人大量地轉向「法輪功」、「清海無上師」等,已很清楚的說明了這個問題,為我們敲響了警鐘。這種專學單一經論的作法,對有的人適合,對一部分人則不一定有利。

     

    繼續閱讀 >

    密宗與顯宗-3

    但又有人走向了一個極端,認為只有顯宗修學圓滿後才能修學密乘,殊不知顯宗修學圓滿即已經究竟成佛,與修密宗所證得之佛無二無別,已無需要再借助於密宗的方便。又比如證悟必須建立在清淨戒律的基礎上,但並不意味著只有戒律完全清淨後才有機會證悟,因為實際上只有證到大乘二地菩薩時,持戒度才得以圓滿。若依前說,則有第三地以下無有證悟的過失。經論都有外、內、密義,也有一般與特殊的用法,總說和別說等等的差別,而不能僅僅從字面上去判斷,死在句下。

     

    繼續閱讀 >

    密宗與顯宗-2

    現在世界各地以一己之見誹謗他宗的現象屢見不鮮。泰國、斯里蘭卡等地的有宗不承認大乘經典是佛所說,徒造無邊罪業。中國漢地的有些學佛人不承認密宗,也有誹謗、輕慢小乘教法的。甚至在國外有些人妄說《阿彌陀經》等是偽經,似乎他們智慧超群,玄奘法師、鳩摩羅什法師等先賢反倒辨別不出佛經的真偽。造這些深重罪業的人,應該虔誠懺悔,多念「嗡班雜薩埵吽」。否則雖然得到了極不容易的人身,又遇上了萬劫難遇的佛法,卻因一時的愚昧無知,不但得不到佛法的利益,反而造下彌天大罪,實在可悲可歎!

     

    繼續閱讀 >

    密宗與顯宗-1

    又有些人認為,藏傳佛教純粹是密宗,與漢傳、南傳佛教完全不同。此言實屬荒唐,他們未曾看過一本正規的藏傳佛教的書籍,也未實地調查一番,便作此斷語,與事實完全相悖,根本不值一駁。其實稍具常識的人,便知道藏地的寧瑪、格魯、嘎舉等各家宗派,都是顯密並弘,顯宗的典籍,其豐富程度實不亞於漢傳與南傳佛教。藏地在蓮花生大師入藏前,便已迎請了那爛陀寺的顯宗大師靜命菩薩,從那時起,以因明、戒律、俱舍、中觀、般若五大部為主的大小乘顯宗的弘傳便常盛不衰。五明佛學院九個大班中,有五個便是學習上述五部的顯宗班,平時也經常念誦顯宗的《普賢行願品》、《隨念三寶經》、《心經》、《金剛經》、《藥師經》等等經典。此外,藏地大成就者如米滂仁波切、宗喀巴大師等著述了大量顯宗論著,如《澄清寶珠論》、《菩提道次第廣論》等等,又如無垢光尊者的《大圓滿心性休息》中從小乘的出離心到大乘的菩提心直至密乘的大圓滿,都有極為詳盡的修法引導。能海上師云:「顯是密之顯,密是顯之密。有則雙存,無則並遣。若不知顯,則不了密之性相;若不知密,則不知顯之作用。」通達顯密的漢地黃念祖居士也作有《淨禪密三法一味論》。因此學習藏傳佛教也就意味著同時學習了漢傳與南傳的佛教,如此將各宗各派攝為一體而普皆弘揚,無疑是藏傳佛教最鮮明的特色之一。

     

    繼續閱讀 >

    信心與成就-5

    若具正信,則證悟極易,如漢地智者大師對《法華經》起信而頓悟。六祖慧能大師以對五祖弘忍與《金剛經》的極大信心而證悟無相法門,並得到了五祖弘忍的衣缽,他的弟子法海又以無比的信心而將他的事跡法語集成了《六祖壇經》。法王如意寶在15歲時,以對上師與大圓滿極大的信心而在讀《直指心性》時開悟,並作了《直指心信大疏》,寧瑪派祖師華智仁波切也對《勝乘寶藏論》生起信心而開悟,並因此造了《七寶藏讚》的讚誦偈。

     

    繼續閱讀 >

    信心與成就-4

    不僅修密法的人需要上等信根,修顯宗淨土宗也同樣需要這種上等根基的條件。雖然修淨土宗是「萬修萬人去」,但是若信根不具足,則往生西方極樂淨土的最起碼條件已經失去,依然生西無門。藕益大師云:「往生與否,全憑信願之有無,品位高低,乃依念佛之深淺。」因此無論修顯或學密,只要是具備上等信心,凡夫俗子同樣能夠成就。若自己無有正信,那任修何法都不會成就,如同種子為火燒焦,再不能生長綠芽。佛經云:「諸無信心人,白法不生起,種子為火燒,綠芽如何生?」此人縱遇真佛也無多大利益,就像善星比丘、提婆達多等,以及現代有些對上師佛法毫無正信,而依然慾望求得正果的人一樣。

     

    繼續閱讀 >

    信心與成就-3

    如頌云:「誰深信作意,如來住彼前,灌頂垂加持。」德洛巴云:「若欲今生獲得金剛持,究竟之道即為上師道,究竟恭敬乃為敬上師。」密宗大師嘉揚親則汪波經常說:「修密法的上根,是指信根上等,也就是對佛法和上師有堅定不移的信心人。」《傑珍大圓滿》、《空行心滴引導文》和《文殊大圓滿發願文》中也有同樣的論述。而《大圓滿心性休息》、《句義寶藏論》等密宗論著中則強調以精進根為主。如果自己信心具足,縱然是充滿了煩惱的凡夫俗子,也能以上師和密法的不可思議加持力和自己信心增上力的因緣聚合,而即刻證悟一切諸法的本來自性。因緣聚合,必然產生其果,這樣的因果規律,誰也無法駁斥。

     

    繼續閱讀 >

    信心與成就-2

    《時輪金剛》云:「三時多劫中,供養諸三寶,放生百萬眾,即生不成佛,若於恩師前,起信令歡喜,即生定獲得,共不共成就。」《大威德續》第三品云:「或是愚笨堅信者,彼修近得諸成就。」及「上師隱密深竅訣,弟子若無猶豫心,敬稱師之勝竅訣,珍愛修持定成就。」又云:「信心佛寶信法寶,信心僧寶信心田,信心上師信心父,信心大道信心舟,信心即是如意寶,信心密咒之悉地,信心福德之聖財,是故修持密咒者,是為自心起信心,應當誠心敬他眾。」蓮花生大士云:「汝意清淨得加持,心若離疑所思成。」薩迦班智達云:「數劫苦修般若行,施捨身首手足等,師道剎那皆圓滿,故應樂修事師法。」果倉巴大師云;「一生成佛道、不在法殊勝、在於虔誠信。」《般若經》中云:「舍利子,言勝義者,唯是正信之所證得。」若具有上品正信,則得上品加持和證悟,諸佛菩薩恆時不離而加被。

     

    繼續閱讀 >

    信心與成就-1

    有些人說:「呀!無上密法是上等根機人的境界,是像往昔蓮花生大師和密勒日巴等高僧大德才能證悟的深法,如今像我們這樣的凡夫劣根人怎麼可能依其證悟呢?」這句話的前一段是正確的,後一段則完全錯誤。請問這有什麼教證根據?我們應該站在公正的立場上,依據教理進行詳細的觀察和思維,而不能隨意便下結論。以為密法的成就者只有蓮師、密勒日巴等少數幾位的人只是一知半解,可能他們僅僅讀過蓮師、密勒日巴傳記的漢文譯本的緣故。就像一位只讀過印光大

    師傳記的人,說淨土宗只是以前的印光、弘一等大師所修的法,現在的人不能依此修行成就一樣荒唐可笑。一般的凡夫只要具有信心,也照樣能證悟本性。密宗所要求的上根利器,不一定是早已經為成就者的先天慧根,而是佛教中共同的涅槃五根(信、精進、念、定、慧),而其中又以信根為主。尤其密宗的即生成就,對上師的信心極為重要。

    繼續閱讀 >

    密宗與上師-3

    密宗上師必須其足灌頂傳承圓滿、戒律清淨、精通續部竅訣、修行得到正量境界、誦咒圓滿等條件。如今有些連灌頂儀軌也不懂,可到處傳授密法,實是非理。信徒們也不經觀察,盲目依止上師,猶如盲人騎瞎馬,然後再觀察上師有沒有法相,並講說上師的各種過失,由此而造了無量的嚴重罪業。又有些愚笨的人說:某某師父是我灌頂傳法的上師,而不是我真正的師父,我真正的師父是我的皈依師上某下某等。此類人顯然不懂佛法,既然你已得密法,豈有不皈依而得?其連皈依的含義也沒弄清,真是可歎!

     

    繼續閱讀 >

    密宗與上師-2

    依止了上師後,無論他做得如不如法,也不應對其生起邪見,也不能輕易毀謗。若已得灌頂傳法,爾後才發現此上師不具足上師的資格,然而此時,因其已成為你上師之故,唯有發清淨心,而不能說上師過失,也不得生起邪見,否則自己反而墮落。如續中云:「依止上師後,是否是正士,勿違諸教言,若破師教印,生金剛地獄。」又如續中云:「雖不具功德,依止上師後,若人捨彼師,則謗諸上師,亦謗三世佛,彼過不可言。」卡饒公瓊云:「開示大乘之上師,外相雖現不如法,其內境界難測故,於師不得生疑惑。」其實若弟子具信心,受上師打罵也得加持,大成就者藏巴嘉熱云:「師打即灌頂、由此得加持,師罵即猛咒、由此除魔障。」

     

    繼續閱讀 >

    密宗與上師-1

    有人認為,密法是四歸依,在歸依三寶前,先要歸依上師,故與顯宗相違。

     

    繼續閱讀 >

    學密者的資格-2

    又既然承認密宗是了義佛法,那為何又不承認密續中佛所宣說的聖教量呢?普賢如來明確說明了密續乃為凡夫宣說,《時輪金剛續》中有六瑜珈的修法,全為凡夫地所攝,只有在第六瑜珈修圓滿的同時,才超凡入聖,證入初地。又無上瑜珈中的有相生起次第是佛為眾生免墮入六道輪迴而宣說的修法,初地菩薩已不需要再修有相生起次第,因已圓滿具足了這些功德,如果八地才能開始學密,則密宗中根本沒有宣說時輪金剛與生起次第的必要了。又密續中明顯建立了五道十地,若八地後才能學密,那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的二地到七地又是為誰而安立?密續中廣說了密乘戒律,例如把誹謗上師與金剛道友等作為根本戒,如果已是八地菩薩,則根本不可能生起此類煩惱,那為何又要安立戒律?密續中還具體廣說了弟子應具備的法相,若是八地菩薩,已是諸根清淨,何須作此繁瑣規定?又弟子若是八地,則灌頂上師無疑需在九地以上,而密續中關於金剛上師的法相根本沒這麼高的要求。

     

    繼續閱讀 >

    學密者的資格-1

    有法師根據《大寶積經》中佛言菩薩攝取生死「非諸聲聞緣覺境界」而推導出「八地不動地菩薩以下尚無資格修學密法」的結論。

     

    繼續閱讀 >

    密法是清淨佛法-5

    而將考證加之於佛教則更不合理。無論借助於什麼先進的儀器,人們考證的手段歸根結底是通過人的眼、耳、鼻、舌、身五根,來獲得相應的資料,五根暫時在人界範圍內可以無誤地攝取名言外境,但對上面的天界或下面的餓鬼界、地獄界等已無能為力,更何況對勝義實相,相對出世間的羅漢、菩薩、佛來說,五根所獲取的實際上正好是錯誤的信息。佛的殊勝妙好的報身與遠離形相的法身、無量神變等等無法用五根觀察得到。《四十二章經》云:「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眾生在未證聖者果位之前,心為妄想所蔽,因此所見皆為迷亂,不足為憑。故必須依靠上師三寶的教言,依教奉行。《等持王經》也云:「眼耳鼻根非正量,舌身意根亦非量,設使此根為正量,一切聖道有何用?」人的第六意識的推理很大程度上決定於個人的見解、感情傾向等因素,不同的人或同一人在前後不同的時期裡可能會從同一根據推出完全不同的結論的現象,而對已遠離了分別念的出世間法,更是如聾如盲,無從下手。比如,佛菩薩們可以「一身復現剎塵身」,同一時間內可在多處幻化示現,如蓮花生大師到藏地後顯現眾多事業,不同眾生所見非盡相同,後世發掘出的有關蓮師傳記的伏藏品中的記載也各有差異。若以只能有一種蓮師歷史的觀點去考證研究,在凡夫分別心看來似乎合理,但顯然與歷史不符。有人從考證的立場出發,竟然提出了「龍宮何在?」的荒謬問題。豈能以現代科技水平尚未足以發現龍宮,而質疑佛經中關於龍宮的論述?現代科技的前沿尖端,如宇宙探測、「克隆綿羊」無一不證明了佛經的準確,而成為佛經的最好註腳。而且發出這樣的疑問,表明其已對佛寶、法寶狐疑不信,因此於皈依戒上也已經違犯。簡言之,考證很難作為評判佛教的依據。

     

    繼續閱讀 >

    密法是清淨佛法-4

    考證到底適不適合於佛教?我們試作一分析。首先,從它的過程來看,人們是以有限的手段,而得到有限的發現,再經過帶有個人主觀傾向的推理,而得出了某些結論。這中間的三個環節,都明顯存在著局限性,使它無法準確地還原出歷史的真相,因為一段時間後,隨著實踐手段的更新、新發現的補充,推理者思維定勢的改變,舊有的結論必然面臨著被新的結論替代的命運。新的結論又同樣受著上述三個局限的制約,而又將被更新的結論推翻,現在新被發現的人類出現的時間正在不斷向前推進,生物進化論地位的動搖,都是最好的例證。

     

    繼續閱讀 >

    密法是清淨佛法-3

    又有人以發現婆羅門教也有一些類似於密法事續部的儀軌,如燒護摩等等,便斷定密法是從婆羅門教發展起來的一種外道教派。此言委實可笑,密法自有其嚴密的傳承系統,並且以無上見解的攝持,眾多方便都可轉為無上道用,它是甚深微妙的法門,凡夫分別心難以窺其堂奧。我們可以換個角度想想,佛所說的人天乘的教法中,有許多的內容也可在外道典籍中找到,那麼是否就可以因此而斷定人天乘佛教就是外道了呢?這是最簡單不過的道理,可惜就有人一直在牛角尖裡鑽不出來。其實出此言者也情有可原,因為條件所限,他們對無上密法知之甚少,藏文《大藏經》中二十多函的密續至今才開始有人將其中少數翻譯成漢文,系統的密宗論典也少見翻譯。只聽說了一些雙運、降伏、護摩等的甚深行為,便作出了如此大的判斷,即使從世間「治學」角度講,也有失偏頗,更何況針對的是凡夫難以測知的無上密法。

     

    繼續閱讀 >

    密法是清淨佛法-2

    但是在末法時代,佛教中既有證悟又能宣說的大德日漸減少,人們對佛法的深義越來越生疏,對佛為不同根機人所說的法漸覺混淆,於是以分別念抉擇聖教密意的現象逐漸滋生和蔓延,其中遺患較大的是某些根據有限的史料考證以及根據他們所理解的尚未達到究竟了義的知見,便動輒否定這個,質疑那個。在顯宗中,有人否定第三轉法輪如來藏光明的甚深見解,還提出大乘教法非佛所說,乃是後來的龍樹菩薩等論師們所造。他們還用《阿含經》等第一轉法輪的經典為教證,來否定無上密乘的見修行果,這是以凡情測聖意的典型例子。我們試舉一個比方,有人以教給小學生的一些知識,去硬套大學裡的教材,並說大學教材中許多地方與小學生教材不符,因而必有錯誤,這樣誰聽了都會啞然失笑。同樣,佛陀因材施教,為上根利器者直接宣說了大乘的無上密法,為中根者宣說了大乘顯宗,而為小乘根器的人暫時先說了相應的小乘教法,再逐漸將他們引向大乘。如果拿佛陀暫時的一些不了義的教法去硬套了義教法,無異於同拿小學知識硬套大學教材一樣可笑。不僅如此,並且佛陀還明示謗法過失的嚴重,因此,他們不但自趨惡道,同時也斷滅了其餘眾生的善根。

     

    繼續閱讀 >

    密法是清淨佛法-1

    又有些人說:「密法不是由佛親口所說,而是由後來的印度或藏地人所創造。」密宗續部有些是釋尊涅槃時作授記,後來才現於世間的,有些則是釋迦佛住世時親口所說,如印度南方米積塔前所說的《文殊真實名經》、《時輪金剛續》等。《二觀察續》云:「如來先說有部、經部、唯識、中觀之法門,此後宣說密宗金剛乘。」《時輪金剛後續》云:「具德米積塔之前,法界十力大尊者,宣說諸佛之密續。」如今藏文《大藏經》(德格版)僅經、續部就有一百零三函,其中二十多函是密宗續部。有些密續是蓮花生大師等大持明者以神變從龍宮、烏金、香巴拉等剎土迎請到這個世間的。當年阿底峽尊者來到藏地時,看到桑耶寺裡藏有豐富的密宗續部後感歎地說:藏地密法遠比印度殊勝,印度也見不到這麼多的密典。在漢傳《大藏經》中也有很多唐密續典。又據唐密傳承,大日如來於法界宮說《大日經》、《金剛頂經》等。金剛薩埵結集並於南天竺鐵塔,待人弘揚。其後釋迦佛滅後七百年時,龍樹開鐵塔,親禮金剛薩埵,受金胎兩部大法,傳之弟子龍智,龍智傳給金剛智、善無畏等廣弘。是故應知密法並不是後來的印度僧人或藏族喇嘛們所發明的一種法門,而是十方諸佛菩薩千經萬論的究竟精華,一切天龍護法恆時守護的如意寶。密宗的見修行果,並不與顯宗相違背,而在顯宗中也有間接的宣說,麥彭仁波切在《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中作了詳細的論述,本文也已在下文分成了幾個方面進行闡述。而且藏地顯密圓通的高僧大德比比皆是,眾多成就者廣大的弘法事業,奇蹟般的修證經歷以及不共同的瑞相顯現也是密法殊勝的一大明證。他們弘法的足跡已經遍佈全球。

     

    繼續閱讀 >

    謗法的過失-7

    《大智度論》卷六記載:“無量劫前,爾時有二菩薩比丘,一名喜根,一名勝意。是喜根法師,容儀質直,不捨世法,亦不分別善惡。喜根弟子聰明樂法,好聞深義,其師不讚少欲知足,不讚戒行頭陀,但說諸法實相清淨。語諸弟子:一切諸法淫欲相,嗔恚相,愚癡相,此諸法相即是諸法實相,無所罣礙;以是方便,教諸弟子入一相智。時諸弟子於諸人中,無嗔無悔,心不悔故得生忍,得生忍故得法忍,於實法中不動如山。勝意法師持戒清淨,行十二頭陀,得四禪四無色定,勝意諸弟子純根多求,為分別是淨,是不淨,心即動轉。”但勝意不能理解喜根的境界,而興誹謗,後“勝意菩薩身即陷入地獄,受無量千萬億歲苦。出生人中,七十四萬世常被誹謗,無量劫中不聞佛名。是罪漸薄,得聞佛法,出家為道而復捨戒,如是六萬二千世常捨戒;無量世中作沙門,雖不捨戒,諸根暗鈍。”這時佛告訴文殊菩薩說,當時的勝意比丘即是我的前世。文殊菩薩讚嘆喜根菩薩的說法是“如是等,名巧說諸法相,是名如實巧度。”

     

    繼續閱讀 >

    謗法的過失-6

    有一位法師常說密宗不殊勝,並對雙修法生大邪見,到晚年時,舌頭糜爛,遭受極大痛苦,這時他才知道謗法造不善口業的果報。瓦忙格西造論誹謗密法,後墮落成豺狼。此類報應實例俯拾皆是,有智慧的人,自能觸類旁通,希望諸位定要鄭重謹慎,反省自知。

    謗法的罪過不可思量,誹謗說法師的罪過也同樣如是。如《不捨佛陀經》云:“曾於陽燄世間,毗婆尸吼佛出世時,有五十位男子,每人造五百個經堂,每個經堂各供養一千個僧眾,爾時,彼等多說,說法師慧積破戒之過失,以此惡業成熟,彼等墮於地獄達九萬年,其後五百世生於人中,或成石女,或生邊 地,或持邪見,又六百年,成為盲人,或無舌者,再七百世中,雖成出家,而及至晚終,也未得陀羅尼。以彼業障,遮蓋彼等善業也。善男子,當應深信,當應了達此理,聽聞此法之後,現見說法師破戒,也不應說之,何況聽聞而說。善男子,若人挖出一切眾生之眼。何人以惡心蔑視說法師,此過勝過前者,若人殺害一切眾生,何人見說法師時,與彼背向座墊者,此罪百千萬十萬乃至無數,不及前者。若人誹謗說法師,彼人誹謗一切諸佛故,若欲承事佛,彼應承事說法師也。”

    又《大寶積經》二十五會《彌勒菩薩所問經》中,記述了佛在世時,有眾多菩薩退失菩薩行,彌勒菩薩起大悲心,將其中六十位菩薩帶到佛前,請佛調化。佛於是對他們講說下面的往昔因緣:在拘留孫佛時,他們曾出家修道,雖然多聞精進,行頭陀行,但執著於這些功德,心生傲慢。當時有二位說法比丘,親友眾多。名聞一方,引起他們的嫉妒,而誹謗這二位比丘有淫欲事,使其親友遠離,中斷了善根。以這個惡業,他們已在六萬歲中,墮於阿鼻地獄,又在四萬歲中,生等活地獄,又在二萬歲中,生黑繩地獄,又在六萬歲中,生燒熱地獄。罪業稍輕後,五百世中轉生為人,但常有諸根不具,貧窮下賤等諸多不吉祥事。此後,又將在未世五百歲中生於邊地,飢寒交迫,修行多有障礙,雖暫生起智慧光明,頃刻又消失無餘。經過如此眾多的受罪磨難後,先前誹謗二位法師的業障才得以清淨,那時才能往生到阿彌陀佛極樂世界,得受菩提記別。

    繼續閱讀 >

    謗法的過失-5

    我們平時不應該以嗔恚心來否定他宗他派,他宗也有甚多不共殊勝的訣竅值得我們學習;同時我們也不應以貪心來讚揚自己的宗派,如果我們沒有如理如 法地修持,儘管法很殊勝,自己也不一定能開悟。因此學佛的人,首要的是經常觀察自己的過失,而不能輕毀其他的宗派。續部中云:“何人偏執自宗派,輕易誹謗諸他宗,罪障之中最深重,彼人不得諸果德,死後墮獄感痛苦,此乃等同無間罪。”若自心不清淨,也不應對他派作辯論,如布頓仁波切云:“自欲得勝毀他宗,狡詐行為惡心語,種種綺語焚他續,今此辯論地獄因。”無垢光尊者在《三十忠告論》中云:“護持自宗破除他宗者,雖思辯論清除教法塵,依彼生起煩惱之因故,禁止自語即是吾忠告。”阿底峽尊者云:“不得誹謗諸正法,何法起信求彼法。”

     

    繼續閱讀 >

    謗法的過失-4

    經常有一些法師,在受到一些弟子的恭敬、供養、承事後,便飄飄然自鳴得意,似乎所行所為都已不必再受因果的制約了。有的還因此刻意詆毀密宗,其實他還是原來的他,既未廣泛的有傳承的聞思,自相的煩惱也未曾減輕過多少,佛曾經說不精通佛法的人說法,唯有造業而已,如《龍王鼓聲經》云:“愚人說法者,摧毀諸善法,甚多有情眾,地獄受痛苦。”有諸多教證理證,於此不贅述。

     

    繼續閱讀 >

    謗法的過失-3

    如果人們聽到一位法師講法時說:“密法不殊勝,現代人修不出來。”後,便不加思索,冒然接受,那就顯出那些人如牆頭的蘆葦,就像《格言寶藏論》中說:“智者自己能觀察,愚者總是隨聲行,如同老狗狂亂吠,群狗也是隨聲奔。 ”這樣他們學密的善根就因此而中斷。而且因為讓他人退失信心並轉學相對低等的法,講法者也違犯了菩薩戒。若原來已進入了密乘的人,則違犯了密 乘根本戒第一條“不捨無上”、第四條“不間斷密咒手印”。而破了密乘根本戒又不懺悔的人,則必定會墮入金剛地獄。到那時,即使再修顯宗的念佛、坐禪等什麼法門都是無法挽救,即使十方諸佛顯現在他面前也無濟於事,佛法與世間法不同,世間上工作不適意了,可以改行,而佛法則自有其原則,學了密乘後,則不能再捨棄上師和密法。智悲光尊者說:學密者的未來只有二種可能性,要麼解脫,要麼墮入金剛地獄。密乘之所以特別強調在學密法或依止上師前進行觀察,也就是上述這個原因。那些拋棄了密宗,以為學顯宗更適應,更有把握的人,其實是很危險的,但接受了密宗灌頂,進入了密乘的人,如果因條件所拘,一時無法深入修行密乘,也可確立以修學顯宗念佛法門等為主,同時守持密乘戒律,不斷增上對金剛上師與密法的信心,這樣一方面增長了顯密的善根種子,另一方面也不至於犯捨法罪。因誹謗顯密佛法的罪過無量無邊,而其中誹謗密法的罪過更是無法揣測。《空邊平等續》云:“若於勝密之密法,何人捨棄並誹謗,則彼捨棄佛勝密,永時遠離解脫道。”《智慧深圓續》云:“心違密法造惡者,定墮地獄真可愍。”《意護續)云:“若謗普賢密意法 ,乃至虛空之邊際,死後墮入金剛獄。”《眼珠續》中云:“濁時眾生增盛煩惱及邪見,以嫉妒心捨棄佛法,尤其誹謗密法者,儘管此人已對輪迴生厭離心,趣入佛門並恆時修法,然以彼捨法罪,墮入無間地獄、金剛地獄等無邊惡道受大苦楚。”《文殊根本續》云:“此乃殊勝最妙法,勝者所供之法藏,世上若人捨此法,則彼墮入無間獄。”《金剛薩埵灌頂續》云:“曼殊室利,未來有諸惡業深重之有情,於此理不起深信…,彼云此法非佛陀之說,彼等損毀自他二眾,吾言彼等之人,定無密宗之成就也。”(毗盧遮那菩提續》云:“將來諸未證心性而迷亂者或云:此法並非佛說之語,乃由臆造者所造。秘密主,彼等愚人,將入二道,一為地獄,二為旁生。秘密主,吾言彼等無有稍許善根也。”
     

     

    繼續閱讀 >

    謗法的過失-2

    在顯宗經典裡,佛陀多次強調了謗法的過失。如《寶性論》中說:“凡以嗔恚心誹謗佛法的人,無法得到解脫。”《涅槃經》云:“迦葉,世間眾生有三種病,極難消除,一謗大乘法, 二造五無間罪,三生邪見。此三病,於此世間,極難對治,聲聞、緣覺、及菩薩也不能除之。”《諸法攝要經》云:“文殊師利 ,若有人思惟佛說之法中,或為勝妙,或為不勝妙,則彼捨正法也。若說此法為應理,彼法不應理,則彼捨正法也。並已誹謗善逝,詆毀僧眾也。”《般若八千頌》云:“何人若造五無間,不及相似謗佛法。含利子,若以捨法心云:‘此法非為汝與吾等應學,因此法不應理,此法非能調伏,此法非本師之教,此法非佛說之語。’如是說已,自己捨法,令他人不起信,毀壞自他之心,擾亂自他之心…。 舍利子,吾不願聞彼人之名,況復與他相觸”及“其謗法者,捨棄一切三時如來正等覺智,又捨一切種智,是故損毀諸正法。以此 業感,於地獄中焚燒俱胝萬年也。其後,雖從彼地獄中解脫,又轉移他方世界之地獄,地獄壞時,又遷往他方世界之地獄而受焚燒之苦也。復次,轉生旁生界與閻羅世界,彼等處盡業已,一旦轉為人身,然以往昔種種謗法、捨法之罪成熟,無論生於何處,皆成盲者、糞掃者、劣種者、竹工者、瞎眼者、鼻舌手足不全者、痲瘋病者、斑病者、駝背者等,或生於不聞三寶名之地也。

     

    繼續閱讀 >

    謗法的過失-1

    行文之前,首先有必要來認識一下對佛法輕易評論,甚至誹謗的過失。佛法是佛陀從大覺智海中流露出來的度人方便,是芸芸眾生離苦得樂的唯一橋樑,佛陀甚至把佛法比喻成諸佛的“法身舍利”來顯示其重要性,不管我們是出於有心還是無意,如果對佛法說上一些與其相違的話語,無疑將斷送自他的慧命,障礙自他的解脫,其果報至為嚴重。

     

    繼續閱讀 >

    密宗斷惑論

    頂禮普賢王如來!

    頂禮大恩金剛上師!

    繼續閱讀 >

如果你們虛度此生,空手離開世間,那麼在未來,人身將非常難尋。

六道眾生都曾如父母般愛護你,你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愛與慈悲。

生、老、病、死是一條沒有橋樑或淺灘的河流,你們把船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