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桑耶寺 公告欄

    雙運與戒律-10

    然而放眼當今社會,有多少雙身像都在各種公共場合中被多方展覽、暴露著;商店裡也公開出售各式各樣的唐卡;打開電腦,網路裡有著數不清的五花八門的雙身寂忿像,這些作為都嚴重違反了密宗戒律中有關要求保密的條文,這實在令人痛心疾首。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2

    現在漢地營建佛教景觀,借以招攬遊客的作法蔚然成風,其中按佛教規定而建的,也有存在著不少急功近利,草草上馬,結果所表現的已與佛教完全違背的現象。比較典型的是四川樂山東方萬佛城,在那裡的天樂宮中看到有許多赤身裸體的男女擁抱像,打的卻是密宗的旗號,旁邊的石碑上還赫然寫著「信欲派」、「對生殖器的崇拜」等等字樣。真讓人感到既可笑又可憐。佛教中對塑造佛像有嚴格的尺寸比例要求,顯密都有這方面的專門經續,這些不著衣裝的男女像,雖然套上了神聖密宗的名號,卻與莊嚴的佛像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這在間接上也違反了國家宗教法規。又「信欲派」、「生殖器崇拜」這些強加在密宗頭上的字眼是從哪裡找來的?是你們發明的,還是你們本身就是崇拜生殖器的信欲派?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9

    至於密宗道場中供奉著的男女雙身像,只可在此略作說明:對這種雙身塑像不應以世間凡夫不清淨的分別念去妄加揣度,它們根本就不是男歡女愛 的象徵,也絕非是在鼓勵眾生的無明與貪愛,男身代表的一般是方便或顯現,女身則代表了智慧或空性。這方面的道理只能暫時講到這裡,因在 未經密法灌頂者面前宣講這些會引起諸多過失。密宗戒律裡有嚴格規定,以圖片、文字、講說等方式,在非為密宗根基者前公開展示、宣傳密法,並令彼等生起對密法的邪見,此等行為均屬破成之舉。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1

    隨著密法在漢地的逐漸興起,以及唯利是圖之風的逐漸蔓延,不少人將致富成名的眼光轉到無上密宗,在社會上借助密宗而謀利的現象層出不窮。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8

    由此觀之,如破除不了我與我所之執著,則決定不得見清淨戒。而異生位之凡夫,尚未離開三輪執著,這樣看來,即便他們將根本與支分戒嚴持不犯,也只能算作行清淨戒圓滿而已,故而見清淨戒的能持與否,才是衡量一個修行人戒律是否清淨的最根本之標準。這個標準是如此之高,以至於已得聖果之阿羅漢都不能被稱為戒行究竟清淨。這個觀點對許多小乘修行人來說,也許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但對大乘修行人來說,它卻是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那麼對密乘的有些戒律,我們的眼光同樣也應該放長遠一點,畢竟對所有未接受過密乘灌頂的人而言,這都是一個讓他們倍感陌生的領域。

     

    繼續閱讀 >

    摸頂與灌頂-3

    以前也曾有一位大德說過:「如今噶瑪巴到處灌頂灌腳。」言下之意密法並非有如此殊勝。這也應屬於一種未經觀察的偏執之詞。密宗當然沒有灌腳儀式,灌頂是密宗的一種最殊勝的儀式,《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中云:「依甚深之密咒灌頂儀軌,即能驅散或洗淨弟子之三門及平等俱之諸障垢,於自相續中注入或種植能顯現智慧之力,並令成熟四金剛也。」在歷史上記載,釋迦牟尼佛給恩扎布達國王灌頂後,立即證悟本性,獲得佛位。續部中云:「灌頂後,不修亦成就。」其實灌頂在顯宗中也屢見不鮮,如《十地經》中說,十地菩薩最後獲得十方諸佛的大光明灌頂而證正等覺。《集密意經》也云:「若證佛陀之密意,復次明示於他眾,此乃一切勝灌頂,彼得三有諸灌頂。」又《大乘無量壽經》在開篇介紹與會的十六大菩薩的功德時,也有「升灌頂階,授菩提記」之說。《楞伽經》云:「一切佛剎,所有如來,皆舒其手,如轉輪王子灌頂之法而灌其頂,超佛子地獲自證法,成就如來自證法身。」若聽到灌頂的字眼便心懷不悅,則不免造下捨法罪,而無法解脫。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7

    《寶積經》中非常明確地宣說了“行”清淨戒與“見”清淨戒的區別:“迦葉!若有比丘住清淨別解脫戒,善護根門,一切行為皆如律制,乃至微細毀犯亦無,清淨一切應行學處,然唯執有我我所,迦葉!是比丘名第一破戒,似善持戒。若比丘具足修行十二杜多功德,然比丘見有所得,住我我所,迦葉!是比丘名第四破戒,似善持戒,彼是破戒,如是菩薩,名誑如來。”以此之故,《大智度論》中也說:“下人破戒,中人著戒,上人不著戒。”

     

    繼續閱讀 >

    摸頂與灌頂-2

    上師身體有無量的壇城和空行的護法,摸頂是給弟子加持的一種方式。歷史上就曾經有具足信心的弟子,合掌祈求上師摸頂而開悟,米滂仁波切就是通過上師蔣揚欽哲旺波的摸頂而證悟。也有些精神病患者通過有修證人的摸頂而霍然痊癒。以前十世班禪大師經常以這種方式給眾生加持,1986年前後,十世班禪大師視察四川、青海、雲南等地的藏族地區時,經常舉行大法會並給信眾摸頂。授記中班禪大師是阿彌陀佛的化身,豈有佛菩薩做騙人的事情?又出此言者的上師也經常給人摸頂加持,那是否他也騙了眾生?一位做弟子的給師父的行為做出了這種結論,又會給人以何種感想?又如果廣泛提倡只念一句佛號,就能得渡,那佛說法不也就沒有必要了嗎?他老人家給人唸唸佛號,豈不輕鬆省事?四十九年說法何等辛苦呀!但本人不敢如是承認,念佛、摸頂都是渡眾的方便法。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6

    由此可見,對某些眾生來說當下必墮地獄之惡業,菩薩若能以悲心及善巧方便行持,反倒可以之而積累起無數福德資糧。若小乘、大乘戒律都對非以貪心及愚癡所攝之所謂邪淫作了方便開許,那麼以理推之,無上密乘在同樣的指導思想下,特殊開許個別修行人將貪欲轉為道用,也就更不足為奇了。出於密法要求保密的基本原則,這裡不可能廣說具體的行為細則。 但我們內心應該明白一點,即對三乘戒律、對三乘一切表面上的互相違背之處,都應該持有這種圓融不二的觀點。

     

    繼續閱讀 >

    摸頂與灌頂-1

    有法師說︰「若真的摸摸頭就可以得度了,當初佛陀何必講經說法呢?四十九年說法是何等的艱辛,他老人家給人摸摸頭豈不輕鬆省事?所以諸位千萬不要迷信,不要被人騙了。」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5

    當這個嚴肅的問題擺在星宿面前時,他不覺陷入兩難的處境之中:若與 女人結為夫妻,四萬兩千年行持梵淨行之功德、努力,頃刻間就灰飛煙滅;但若拋下女人自顧自修行,她又可能因我而死。星宿原本已扔下女人逕自走開,但在走過七步之後,對這個女人的悲憫之心終於讓他停住了自己的腳步。他下定決心,只要能令這個女人不再身墮地獄也在所不惜感受痛苦、不會因情喪命,自己即便捨棄戒行,並因此而身墮地獄也在所不惜。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4

    同樣根據《五燈會元》等禪宗典籍記載,漢地禪宗二祖慧可大師晚年經常到酒肆、屠場去,有人不解,二祖便說,「我自調心,何關汝事?」後來有禪師經常到妓院去調化眾生,又如越州禪師不喜聞「佛」字,南泉斬貓、丹霞燒佛等也都是一般人以淺顯之見難以接受的行為。又根據《晉書》等史料記載,歷史上鳩摩羅什大師晚年時另闢居所,置有妻室,有弟子欲效仿,一日大師上堂,手持一碗,碗裡裝滿小針,並說有誰若能像我一樣將針吞下,即可學我行為。於是將針悉數吞下,並又一一從全身毛孔中出來,於是眾人愧服。還有濟公和尚的吃肉喝酒、不守清規,金山活佛行為詭異、常現神通,但卻都受到大德們的推崇。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4

    大乘經典中再次對未被貪心所攝的所謂破戒之淫行做了相應開許,這方面的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來自佛租釋加牟尼佛。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3

    顯密圓融是成佛的捷徑,蓮花生大師教誡說:「外面行為依小乘經部道,此有細緻取捨因果的必要,內行為依無上密咒道,此有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雙運的必要,密行為應依大密大圓滿法,此有即生成就虹身的必要。」以此教證可以了知密宗並沒有說學密就不必守小乘戒律,密宗行者乃至成就前都會受持比丘、沙彌、沙彌尼或居士等戒律。如果已證得成就,則可以作各種方便示現。蓮花生大師在有些眾生面前顯現小乘比丘相,在有些眾生前顯現密乘瑜珈師相。不丹的國師蔣揚欽哲仁波切出家後,又娶有空行母,一生顯現了極大的事業與成就。龍樹菩薩的上師薩饒哈娶了空行母後,說今天以前還不是比丘,今天起正式成了比丘,然後給龍樹菩薩傳了比丘戒。諦洛巴祖師是位乞丐,常吃活魚,十世班禪大師也娶有空行母,同時享有崇高的威望,一生為國家為佛教作出了巨大貢獻,布瓦巴飲酒不醉,且飲後又從其指尖流出,格魯派大成就者大譯師饒在娶空行母後,傳了比丘戒,還以甚深的密意降伏了包括瑪爾巴的兒子達瑪多德等十二大已登地的成就者。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3

    說到淫戒,其實在密宗的所有宗派之中,從未開許過任何一個修行人在未了達貪欲本質的前提下去搞所謂的雙身修法。不過與上舉十不善業的道理一樣,如果一個修行人已達到了很高的修證境界,此時他便可以方便法受雙身修法。不僅密乘中有如此開許,聲聞乘中同樣對此作過相同的解釋。 如果一個修行者已斷除了自相續中的煩惱,他也可依方便法在顯現上暫時“破戒”。《律藏》中就記載了這麼一個公案:有一阿羅漢名為色迦桑目,她原本是一普通女眾,後通過修法而得阿羅漢果。在其顯現為得果比丘尼時,未生怨王與她行邪淫,但因她早已斷除了貪欲之心,故在整個過程中未有絲毫出自個體貪心指使下的樂受。釋迦牟尼佛後來說她儘管身為比丘尼,但因未生真實貪心之緣故,所以並不能將其行為判定為破戒。不僅對阿羅漢作了如是開許,《律藏》中還記載了一個已斷除了欲界貪欲的出家人,儘管也與人行過邪淫,但釋迦年尼佛依然沒有將他的行為指斥為破戒,因他也無有絲毫貪愛故。這個出家人還僅僅只是斷除了欲界貪欲,但佛陀亦對他的行為作了開許。
     

    待續…..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2

    藏王赤松德真當時作了規定:「藏地僧俗今後見解依龍樹菩薩,行為依靜命大堪布。」米滂仁波切也曾說:「希有薩霍堪布之行為,無等龍樹菩薩之見解,彼二一味傳承所印持,願盛前譯勝者之教法。」在歷史上,舊密的祖庭拉薩桑耶寺曾集會七千餘持清淨小乘戒律的僧眾,歷來也經常有聚集數千持小乘戒的寺院。1982年法王如意寶在整頓四川、青海一帶藏區的佛教時,教誡說:「夜空的星星雖然繁多,但啟明星只有一顆,除大瑜珈師和大成就者外,所有僧尼必須以別解脫戒律為首,破別解脫根本戒者不得與僧團共住。」在如今的密法中心喇榮五明佛學院,六千餘僧眾也皆是持清淨的小乘戒律。世俗中因果不虛,蓮花生大師給我們作了極好的教言:「見解之高猶如虛空般,取捨因果當如細粉。」若沒有相應證悟的凡夫人也行持密宗行為,其結果唯墮落而已。學密宗的人中出現幾個相續中沒有證悟,但平日有喝酒或有家室等的僧人,應知是這些人沒有如理行持,而不是密法的過失,這類現象在顯宗中也同樣不可必免。我們不應把人的過失加在法上,《彌勒請問經》云:「不以憎嫉人故而憎嫉於法,不以人過失故而於法生過,不以於人怨故而於法亦怨。」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2

    答:若只從文字,現象來看,不論大乘小乘、顯宗密宗,在很多方面似乎都有自相矛盾、互相抵觸的地方。但若以實論之,則八萬四千法門,法法皆是佛法,只看修行人能不能、願不願圓融觀之,並在實際的聞思修行中將其互攝貫通起來。比如戒律,一般而言就可分為別解脫戒、大乘菩薩戒、密乘三昧耶戒等三種。凡是佛教徒都承認佛經中明確指出過的一種觀點,即在一個人的相續中可以存在三種戒律。至於這三種戒律在一個人的相續中得以存在的方式,按照無垢光尊者等智者的論述,則它們可以一本體異反體的方式並存,因不捨本體的緣故,三者實無任何相違之處。以十不善業而論,別解脫戒將其判入自性罪,但凡受戒僧眾任誰都不能毀犯;但對一個大乘修行人來說,只要本著無絲毫自私自利、一心只為他人之 心性,則戒律中對其在特殊場合、條件下,身、語所可能行之七種不善業亦作了相應開許。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1

    有人以為藏地修密者,別解脫戒並不清淨,這種觀念實是很大的誤解。藏地雖然密法興盛,但僧人所行持的主要還是清淨的小乘戒律。明朗仁波切也曾根據續部說:「在吃毒不致中毒時,方可行持密宗行為。」

    無論何種續部與論典,都沒有對凡夫俗子開許雙運、降伏、飲酒等。《時輪金剛》云:「凡夫人不能作瑜珈士的行為,瑜珈士不能做大成就者的行為,大成就者不能做佛陀的行為。」阿日大班智達云:「無論聲緣乘、菩薩乘與密乘都未開許自相煩惱(即凡夫不能依方便法所攝之貪嗔癡等)。」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1

    問:在聲聞的戒律中,以淫欲為障道法。 比丘戒中,以淫戒為四根本成之首。 在大乘律典中,《梵網經》是以淫戒為十重罪惡之一;《瑜伽菩薩戒》雖然沒有將淫戒列為重罪,但在四十三輕中,也只對在家菩薩有所開許,而修學解脫道的比丘是不可沾染的。 因為淫欲最易使眾生染著。眾生無始以來以無明為父,貪愛為母,使其流轉生死,無有了期。可在密宗道場中,往往供奉著男女雙身的造像。據說在密宗的無上瑜伽中,也有男女雙修的法門。這樣的修行方式,似乎和原始佛教及聲聞解脫道的禁欲思想嚴重對立。不知這樣的一種修行有沒有佛經的依據?修習這一法門是否有資格上的限定?它的指導思想是什麼?最後所要證得的境界是什麼?

     

    繼續閱讀 >

    雙運與降伏-3

    故此小乘中本為根本重罪的殺生與淫業,只要由大乘的大悲心或由密乘的大智慧來攝持,也可成為積累資糧的殊勝方便。密法有以方便法借助空行母而成就,也有直接依解脫道而成就,無論方便道還是解脫道,都是無上的成佛妙法,因此應切切注意,不要因一時誤聽他人錯誤的言論而誹謗了正法。一分鐘時間裡,造下的謗法口業,將招來無量劫的地獄中的痛苦。猶如俗話所說的「度日如年」,地獄中的一天,就等同於人間的漫漫千年,到時,即使擁有再多的弟子眷屬也是難以救拔,法王如意寶也示現了在幾十年講法中唯恐有出錯的地方,而經常念心咒懺悔,更何況一般的人。如果以教理對照,發現了錯處,能如弘一大師那樣及時懺悔,仍不失為合格的佛弟子,大家也會深感隨喜,共同光大佛教。佛經中也云:「從來不犯過失者是高舉佛教幢幡者;若犯而知懺悔者也能摧毀魔幢,犯而不改,則是舉魔幡者。」如果人們發心清淨,確立依據教證理證的標準,則佛理會越辯越明。如果唯恐損害了自已的名聞利養,唯恐臉上無光,不以理智而抉擇,因辯論而生起了嗔恨心,則去道不知已有多遠了。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8

    同為大乘佛法流布的地區,在對待素食與肉食的問題上,觀點、看法並不盡相同,但這並不妨礙各個地方、各種流派相互之間的互通有無、圓融無礙。有關這一點,諸位可參看《悲慘世界》、《放生功德文》等著作,我在這些書中曾就此問題詳細閘明過個人看法,這裡不再贅述。
     

    節錄自慧光集-密宗斷惑論

    繼續閱讀 >

    雙運與降伏-2

    雙運和降伏在顯宗中也有隱含式宣說,如《女身令佛歡喜經》云:「菩薩者,為令諸佛生喜,將自身化為女身,常行於善逝之前。」又說:「以大悲心降伏損法者等等。」《釋迦牟尼佛傳 白蓮花論》中論述:又釋迦牟尼佛在因地時,曾經是一位名叫其吾嘎瑪的婆羅門,已出家修梵行多年,後來進城時,有一商人的女兒對他生起了貪愛之心,幾欲死去,為此婆羅門生起了極大的悲心,便捨戒與其結婚作不淨行,以此功德,頃刻圓滿四萬大劫的資糧。又一次釋尊曾作大悲商主時,與五百商人一起乘船入海取寶,天神告知其中有一人欲殺死五百商人,此商主思惟,其餘商人均是不退菩薩,若那人殺業成功,必墮無間地獄。因此發起了大悲心,寧可自己下地獄,而殺死了那個圖謀不軌的人。以此大悲心驅使的行為,圓滿了八萬大劫的資糧。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7

    在五明佛學院,法王如意寶  晉美彭措上師曾在近萬名聽法的四眾弟子前,廣講吃肉的種種過患。受法王感召,當時發願吃素的弟子有數百名。 在法王明確宣說過後,學院再開法會時,給僧眾供齋的飯食已改為以素食為主。 我本人也一直讚歎吃素的好習慣,並多次對眾人講過,藏傳佛教有許多不共的非常珍貴且有價值的傳統,但食肉顯然並不包括在內。吃肉對藏族人來說只是一個由自然條件影響下的飲食習慣,來藏地求法的漢族弟子,最應該留意的是無上密法的真正精髓,而不應是藏地的飲食習慣與傳統。漢族修行者最好能保持他們原先在漢地時的素食習慣,特別是在當今這樣一個殺氣沖天的世界大氣候下,我們更應該做慈悲與智慧的信使與先行者。

     

    繼續閱讀 >

    雙運與降伏-1

    有些人認為︰密宗裡的雙運和降伏與顯宗相違,讓人無法理解與接受。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6

    既然諸佛菩薩已在《大象力經》、《大雲經》、《涅槃經》、《指經》、《楞伽經》、《善臂請問經》以及中觀等經論中廣說了吃肉之過,同為大乘法門的密宗當然不會視而不見、裝聾作啞或故意找藉口為自己辯解。只是希望人們都能本著全面的態度來看待這個問題,比如《梵網經》中就將食肉列為四十八輕垢罪之一,並非是根本重罪,故對此問題還需從長計議。於此有興趣者不妨深入經藏,以資借鑒、參照。

     

    繼續閱讀 >

    五毒與五智-2

    密宗中「眾生即佛」的見地,也是直接從勝義實相中而作的宣說。若從名言現象上講,眾生則還是眾生,仍被煩惱障和所知障所障蔽,與佛有別。如《喜金剛續》云:「諸眾生為佛,然被客塵遮。」《時輪金剛》云:「諸眾即是佛,於此世間中,餘無大正覺。」《瑜伽母續》也云:「此等眾生五佛性,如現舞者及畫師等。」顯宗大乘經典中也云:「一切諸法,於諸時,圓滿現前菩提也。」《圓覺經》云:「此之眾生,本來成佛,生死涅槃,猶如昨夢。」《維摩詰所說經》云:「一切眾生即菩提相,不可復得;即涅槃相,不可復滅。」《圓覺經》云:「善男子,一切障礙,即究竟覺;得念失念,無非解脫;成法破法,皆名涅槃;智慧愚癡,通為般若;菩薩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無明真如,無異境界;諸戒定慧,及淫怒癡,俱是梵行;眾生國土,同一法性;地獄天宮,皆為淨土;有性無性,齊成佛道;一切煩惱,畢竟解脫;法界海慧,照了諸相,猶如虛空,此名如來隨順覺性。」因此說顯密的見解在究竟上並不矛盾。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5

    許多密宗修行人在吃肉前都會以大悲心攝受所行,他們以念誦咒語的方式迴向、超拔與自己有特殊因緣的眾生;有些大成就者則以普通人無法揣摩的心地食肉,比如那諾巴經常都要吃魚、漢地的濟公和尚也吃過狗肉。作為凡夫的我們對此等行為還是少評議為好,因對一個證悟者而言,什麼行為方式都可以成為他大作空花佛事的載體。

     

    繼續閱讀 >

    五毒與五智-1

    又有些人說:「密宗將煩惱宣說為智慧,五毒宣說為五智,因此無法為顯宗所接受。」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3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所謂吃肉是藏傳佛教不共傳承的觀點實乃無稽之談,只不過因藏地地處青藏高原之上,作為存在於世界屋脊上的廣大地區,偏僻的交通狀況使其千餘年來都與外界幾乎徹底隔絕。加之這裏嚴酷的自然條件所限,諸如高海拔、高溫差、缺氧、嚴寒、永久凍土層等因素的影響,使得適宜於在這片土地上生存的農作物少而又少、數量可謂微乎其微。在這些不利因素的制約下,藏族人依然以青稞,糌粑作為日常生活的主要食物來源,在沒有蔬菜、穀物的情況下,部分藏人才開始食用有限的肉食,因自然條件已無法讓他們再做出別種選擇。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4

    但有一點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注意,那就是對任何一個問題的分析都不能把它簡單化,特別是當這個問題本身就已是千頭萬緒、錯綜複雜時,更不能以偏概全、輕下斷言。做出判斷是容易的,但這個判斷能在多大範圍內適用就另當別論了,對吃肉、吃素的問題也應如是分析。 一個明顯且基本的事實是,就全世界範圍而言,除了漢地以外,大多數信仰佛教的國家和地區,比如不丹、斯里蘭卡、泰國、尼泊爾、日本等地,基本都是葷素雜食,並無吃素的明確要求。漢地的素食習慣當然是值得讚美和隨喜的一個好傳統、好習慣,但我們絕對不能因了這些地方的佛教徒吃肉就把他們擯出佛門,並進而誹謗說他們信奉的都不是佛法。每個地區、每個人的具體因緣都不可一概而論,更何況對藏傳佛教的某些修行者來說,他們的種種行為自有其本身的深深密意,未達到他們的修證境界之前最好不要妄自揣測、輕下斷言。

     

    繼續閱讀 >

    即身成佛-5

    有人偏激地說學密是乃即身墮地獄,此言出自學佛人之口,實在令人痛心。即身成就,是佛親口宣說,並已由眾多高僧大德所親證的事實,一個既然是相信因果的人,怎麼能對無上法要信口雌黃?若破了密乘戒,則即身墮地獄是無可挽回,但顯宗中也同樣如此,若犯了謗法、五無間罪等,除非發心改過,猛厲懺悔,否則還不是在臨終時直墮地獄!密宗即生成就,是佛的教言,淨宗即生往生,也是佛的教言,對於一個佛教徒,怎麼能對佛的教言作一取一捨呢?佛在《楞嚴經》中云:「末法時代,邪師說法如恆河沙」。又陳那論師曾說:「邪道極無邊,一一難破盡」。若憑自己感覺測度聖意,建立一家學說,難免在因果上自招過愆,也必將受到方家的取笑與歷史的唾棄。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2

    至於說到藏傳佛教教義對待吃素的態度,首先必須聲明的一點是:藏傳佛教從未提倡、褒揚、讚歎過吃肉的習慣,更嚴厲禁止藏地的四眾弟子為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殺生食肉。廣大藏族民眾自從佛教傳入本地區之後,一直是以三淨肉為肉食來源。而且藏地的高僧大德中,提倡素食的也代不乏人,比如恰美仁波切、如來芽、巴珠仁波切、欽則益西多傑,貝瑪頓登 等大成就者皆提倡食素且嚴厲譴責了種種殺生罪孽及以血肉供養的陋習,並且他們當中的很多人還身體力行,吃素戒葷。而藏傳佛教的創始人蓮花生大師則在其伏藏品《三根本寶燈論》中說:“肉食應次第性斷除,…沙彌和比丘不能吃的肉有:懷孕而死、被殺害、自縊而死、未成熟、被火燒死、溺水而死、山上滾下摔死等眾生之肉及  牛肉、圓蹄動物之肉,乃至血亦如此。欲知其廣大深意應看相關三藏論典。”龍欽心髓的一代傳人智悲光尊者也曾說過:“我們今生當中所食之肉就像嘎達亞那尊者在化緣時所觀察到的一樣,皆是前世父母之肉。若是一個正直,有良知的人,對於屠夫所殺害的父母之肉,怎麼忍心吃呢?如果靜下心來思惟的話,我們對這些可憐的如母眾生必然會生起猛烈的大悲心。然而某些密咒士卻放逸無度,飲酒啖肉,這和豺狼、鷲鷹已無有差別。”

     

    繼續閱讀 >

    即身成佛-4

    又有認為密宗之即身所成之佛是羅漢,只要稍為涉足密續,便可知此言大謬。舊譯派的九乘佛法、新譯派的六乘佛法中,聲、緣、羅漢都在最初的外三乘內,而且羅漢只證到人無我的空性,對法我尚有執著,對究竟的光明更是如聾如盲,而密乘最終所證的已是覺空無別的佛的境界。連大小乘的基道果也分不清楚,還為人講經說法,可能是閉眼專修的原因,若追求自己的解脫,則專學一門,或可成功;要攝收弟子,則必須廣聞多學,方能調化不同根基的眾多有情。可能即使是未皈依佛的人,也不會誤為密宗只證得羅漢果位。大部份眾生需經三大阿僧祗劫成佛,利根者短短時間內即可成佛,這些都是佛為不同根機的人而宣說的法,我們都應該承認。需要再三強調的是,當我們在遇到觀點不同的佛經論典時,千萬不要以一已之私見對自己不太理解的那一部份,遽然斷定為非理。若立為非理或斷定是邪道,那必須有真實的教證與理證。

     

    繼續閱讀 >

    關於食素問題-01

    問:在小乘佛教中,由於乞食的關係,允許吃三淨肉。 但《梵網經》,《楞嚴經》,《涅槃經》等大乘經典,都明確禁止吃眾生肉,認為吃肉是斷大慈悲種。 漢傳佛教依大乘經典而有素食的傳統,並以此成為漢傳佛教的一大持色。 藏傳佛教同屬於大乘佛教,可我見到的藏地僧人多是不禁肉食的。而一些學習密宗的人,似乎也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還有素食者無法修氣脈明點之說。 不知堪布對這個問題是怎麼理解的?

     

    繼續閱讀 >

    即身成佛-3

    顯宗了義經典也明示利根者不一定需經三大阿僧祗劫,可見即生成就的捷徑大道在顯宗中也應承認,只是顯宗沒有廣泛宣說即身成就之法。《大密方便經》中云:「證一地後,若欲成就者,七日便能成佛。」《楞嚴經》云:「不歷僧祗獲法身。」《摩訶止觀》云:「利根者圓教下一生頓超十地。」達摩祖師在《破相論》中,將三大阿僧祗劫釋為三大恆沙毒惡之心。《宗鏡錄》云:「一念成佛。」《法華經 提婆達多品》云:「須臾聞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華經》中說八歲的龍女因聞《法華經》,剎那間便已成佛,圓滿相好,並立即前往南方無垢世界,坐寶蓮花,為眾生說法。又《頓悟入道要門論》中云:「若悟道,現前身便解脫。」此外,釋尊在世時有位老人,佛講述八萬劫前,身為樵夫在山上砍柴時,遇到一老虎,當時驚慌中喊出一句「南無佛」,以此善因,而於現世出家,並證得羅漢果。無垢光尊者在《如意寶藏論》中指出以不淨心見到佛像也是證菩提之因。《法華經》中云:「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稱南無佛,皆已成佛道。」又「或以歡喜心,歌唄頌佛德,乃至一小音,皆已成佛道。」由此可見,以散亂心等,念佛頌佛,也能得這樣殊勝的加持,那麼以一心一意來修持無上密法,為何不能迅速成就呢?

     

    繼續閱讀 >

    即身成佛-2

    一般的眾生成佛需經三大無數劫,若特別利根者或具足善巧方便等則可極快成就。比如坐火車從成都到北京需兩天兩夜,但乘飛機只需兩小時即可到達,我們便不能因極大多數人坐火車而否定有人坐飛機可快速到達的可能性。同樣,因眾生中不同因緣的聚合,有些鈍根者需經長時修證,但也有些利根者僅憑自己對上師三寶的信心和通過修了義教法而疾速成佛。此有佛陀親口宣說的許多教典來作證明。《普作續》云:「人天諸眾異根基,有為天生利根者,有為修學之根基。」《等合續》中也云:「眾生有本來的利根和其餘根基。」顯宗經論中對此也有明說,《解深密經》云:「有者自性利根眾,有些鈍根而安住。」《俱舍論》也云:「有者天生之種姓,有者修學而成也。」此上根利智即是指信根或精進根之力具足,此理前已宣說。

     

    繼續閱讀 >

    即身成佛-1

    有些人說:「顯宗最利根者需經三大阿僧祗劫才能成就佛果,密宗宣說即身成就顯然不應理,因兩者觀點相差懸殊。」

     

    繼續閱讀 >

    密宗與淨土-4

    有人在弘揚淨土宗的同時,對密宗多有輕毀,甚至說有多少愚昧的人被密宗騙了,此非誹謗,還有什麼能算是誹謗?此不但誹謗了宣說密法的佛陀與無量的密續,也誹謗了從極喜金剛到蓮花生大師、密勒日巴、宗喀巴大師等所有大成就者。《無量壽經》指出,往生極樂的條件中,「唯除五逆,誹謗正法。」誹謗正法之人無緣往生極樂,如此弘揚佛法,是將人引向淨土還是引向地獄?誠請三思。

     

    繼續閱讀 >

    密宗與淨土-3

    在每年秋季五明佛學院都要舉行往生極樂大法會,促成廣大眾生的往生順緣。如果我們各宗各派的弘法大德,也能這樣顯密圓融,不取此捨彼,那該有多好!往昔大德如諾那上師說:「修任何本尊,皆必須兼修西方淨土。」貢噶呼圖克圖也說過:「往生極樂世界即是密宗即身成佛。」此句密意為宣說顯宗的往生淨土與密宗的即身成佛互不相違之義。《淨土資糧》云:「淨土宗及密宗均為果教,從果起修,故稱易行道。」及「就我所見,兩者咸為無上殊勝究竟方便妙法,行者只需發菩提心,隨修一門,皆有所成。」圓瑛老法師云:「密淨兼修好,萬修萬人去。」

     

    繼續閱讀 >

    密宗與淨土-2

    如今法王如意寶 晉美彭措顯密並弘,平時一再強調弟子們應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並以自己發願往生而為表率。法王指出修密法者必須同時兼修淨土,修大圓滿的人應在大圓滿的基礎上往生西方,既可確保往生,了生脫死,同時又可獲得極高品位。並倡導每位弟子念滿一百萬阿彌陀佛名號及三十萬阿彌陀佛心咒,對圓滿這兩個數目的弟子,法王以其加持力保證他們即生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

     

    繼續閱讀 >
1 | 2 下一頁

如果你們虛度此生,空手離開世間,那麼在未來,人身將非常難尋。

六道眾生都曾如父母般愛護你,你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愛與慈悲。

生、老、病、死是一條沒有橋樑或淺灘的河流,你們把船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