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桑耶寺 公告欄

    傳法者的資格限定-02

    答:近幾年來,有越來越多的藏族僧侶進入漢地弘法利生,這之中當然不乏一些混水摸魚之輩,以撈取名聞利養為動機目的;但也有一些真正的高僧大德,鑒於某些地方佛法衰微的狀況而毅然決然踏上中原大地,以種種善巧方便為當地民眾普降妙法甘霖。就我瞭解到的部分情況來看,許多漢族四眾弟子,特別是分別念相對增盛的知識份子,他們自覺藏傳佛教最吸引他們的地方,就在於藏傳佛教擁有一整套完整、嚴密、次第相銜的聞思修體系,而這種清淨傳承在如今的大多數地方都已幾近絕跡。別的不說,單以五部大論而言,別的地方有哪一家寺廟或佛學院,能成年累月地為幾百、數千甚至上萬的修行人一遍遍地傳講呢?而在藏地,幾乎每一個稍具規模的正規寺院、佛學院都會如是展開佛法的教育傳統。像《釋量論》、《現觀莊嚴論》之類的大論,在藏地四大教派所屬的各大寺廟中,一直被按照各自的清淨傳承未曾間斷地講授著。如此嚴謹而正規的聞思系統,當然會讓很多志求無上道的人們欣喜若狂,因他們在當地的寺廟中,根本就找不到這種具傳承加持力的法脈。如此一來,走出藏區的這些真正的佈道者們受到廣大內地信眾的熱烈歡迎也就不足為奇了,正法的力量就在這裡。

     

    繼續閱讀 >

    傳法者的資格限定-01

    問:近年來,在社會和教界都出現了西藏熱。也有很多藏地的活佛和上師來到漢地傳法,並在漢地擁有相當一部分的信仰者。通常,這些活佛和上師會為信眾們灌頂並傳法,我想知道的是,在藏傳佛教中,傳法者是否有資格的限定?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6

    總而言之,藏傳、漢傳佛教在要求佛教徒嚴守戒律這一點上並無任何差別,絕大多數密法修行人也以解脫道為自己的成佛門徑。對這些人來說,戒律,而且是嚴格的戒律,才真正是他們的行持表徵。
     

    節錄自慧光集-密宗斷惑論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5

    在看待這一現象時,一方面要清楚此種修法確為釋迦牟尼佛所傳,已有一些行者依此而證得佛果,故萬不可隨意貶斥,除非他已通達八萬四千法門 之所有密意;另一方面也要清楚,密宗並不以雙身為唯一、最勝方便,它有無量無邊之方便竅訣,就看你自己的根基到底適合哪一種修法;還有就是不可因噎廢食,因為見聞或道聽途說了一些不如法之雙身修煉事例,從此以後就連法也捨棄,這是最要不得的。等因緣成熟之後,總有一天,你也會領略到密法的無限風光及不共特徵與加持。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4

    一千多年前的藏王赤松德贊在位期間,曾下達過這一所有藏民都要遵照執行的命令:“藏地僧俗,今後見解需依龍樹菩薩的中觀見,行為需像靜命大堪布一樣嚴謹奉行別解脫戒。”這已經非常明確地提出了藏地的戒律基礎問題。法王如意寶 晉美彭措上師亦云:“夜空的星星雖然繁多,但啟明星只有一顆,除大瑜伽師和大成就者外,所有僧尼必須以別解脫戒律為首,破別解脫根本戒者不得與僧團共住。”由此觀之,藏地毫無疑問是三戒並重的,雙身修其實並不具備代表及典型意義。它具體的方便之處以及指導思想,我們已略作宣說,此處不再贅敘。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3

    如果本身就屬慧淺業重之流,但卻假借雙身修法的名義為自己的貪欲大開綠燈,這樣的密宗行者實在是玷污了密法的聖潔。但我們絕對不能因為有少數密法修習者的行為不如法,就一股腦地把密法本身一悶棍打死,人之過失豈能連帶法本身也跟著遭殃!《彌勒請問經》中也宣說了同一道理:“不以僧嫉人故而憎嫉於法,不以人過失故而於法生過,不以於人怨故而於法亦怨。”我們所應著眼的依然是密法的精髓一甚深的空性與光明見,嚴謹的持成行為。這些才應該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2

    密法對戒律的要求是非常嚴格的,在日常起居中,僧人們行持的主要還是清淨的小乘戒律。無論何種續部與論典,都未曾開許過一個凡夫,一個尚未認識到煩惱、貪欲本性的人,去修什麼雙身、降伏等大法。在這方面《時輪金剛》裡有著嚴厲而明確的規定:“凡夫人不能作瑜伽士的行為,瑜伽士不能作大成就者的行為,大成就者不能作佛陀的行為。”藏地著名的阿日大班智達云:“無論聲緣乘、菩薩乘與密乘都未開許自相煩惱(即未有方便法所攝之貪嗔癡等)。”通過這些教證,我想大家已能從中看出密法對所謂雙身等修法的限定與說明。但我最想表達的是,希望各地的佛教徒們,從今往後都能多多關注密法的本質特徵,不要再在這些,即便是藏族佛教徒也極少實修的雙身等修法上浪費注意力以及好奇心了。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1

    由於交通、語言等障礙所限,漢藏佛教界之間的往來一直很難在深層次展開,故而誤解、錯解乃至偏見、成見才可謂層出不窮。而藏傳佛教的教義中因歷來特別強調謗法罪、捨法罪的過失,故任何一個藏族出家人都不大可能去誹謗小乘或大乘顯宗,因之絕大多數藏地佛教徒都不會對漢傳佛法有任何懷疑之處。反觀漢地,情況就不容樂觀了。這麼些年來,我接觸了數不清的漢地四眾弟子,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張口就是“雙身”、“吃肉”、“誅法”等話語,似乎這就是他們心目中的密宗。對此問題我已翻來覆去說過很多遍了,最後再在這裡強調如下: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20

    蓮花生大師以自己的行持,為所有密宗修行者做出了最好的表率:外以別解脫戒律為一切修行之基礎:內依無上密咒道之生圓次第為修行法要;密行則以大圓滿即身成就虹身。此等境界恐非凡夫所可能妄加評議!作為虔信因果的一名佛教徒,我在這裡誠心祈請大家,不真正精通佛法基本道理的話,最好不要輕易開口對佛教指東道西,否則,謗法的罪過很有可能在瞬間就被自己造下,而所有罪過當中,此種惡因是必將引領造孽者直墮金剛地獄的。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9

    另外,在藏傳佛教千百年來的發展史上,成千上萬座寺廟中住持佛法、續佛慧命的絕大多數都是嚴持戒律的出家眾,以在家人身分應世的並不多 見。據《中國藏族文化藝術彩繪大觀》介紹,藏地的一些寺院當其處於歷史上的全盛時期,誦戒時,最多可有十萬出家人同時參加;而歷史上以菩提薩埵為代表的無數個行持比丘清淨戒律的出家眾,也可謂比比皆是。 另據《藏族通史,吉祥寶瓶》記載,至西元十八世紀,僅格魯派一個教派的寺廟,數量就已達到三千四百七十七座,出家僧人三十一萬六千二百 多名,這三十餘萬名僧眾,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忽然之間就被某些人一筆勾銷了出家人的身分。另以我所在的五明佛學院為例,九五年學院第一次召開持明法會時,就有三萬八千名出家僧眾參與了這一盛會。如果要論考據的話,不知法師都是依據哪些資料“考據”出“所以上師由在家人擔任,是為西藏的特色。”這一結論的。這些事實在《布頓佛教史》、《青史》、《安多佛教史》、《西藏古代佛教史》、《革紮佛教史》、《森巴佛教史》、《明鏡史》等等有關西藏佛教歷史的典籍中都有明確記載,而且它們當中的不少篇章都已被譯成了漢語。不僅歷史著作中對此進行過論述,當代的很多佛學雜誌,諸如《法音》、《菩提心》、《西藏文化》等也都經常刊登一些描述藏傳佛法特微的文章。當然了,有些人可以一句輕鬆的“反正我沒見過,我就要說它並不存在,你又能奈我何?”而將白紙黑字上的歷史抹殺掉,一如他們可以憑空杜撰自以為是的所謂藏地佛法傳承的特徵一樣。但在真實與虛假之間,在道聽途說,以訛傳訛與虛懷若谷的求知、求實之間,時間當會作出最公正的抉擇—真的假不了,所作不空亡,所有人都難逃因果的定則 。我們身、口、意的一切舉止、動心,如果不為自己也不為眾生認真負責的話,那就等因果來對我們的所言所行進行裁決吧。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8

    先談他對蓮花生大師的論述:據羅珠讓波翻譯的蓮師傳記記載,作為藏傳佛教的始祖,蓮花生大師的確攝受過空行母一益西措嘉。但他在不同根基的所化眾生面前,還示現過出家為僧等八相。因此,簡單的“在家人”三個字怎能全部涵蓋蓮師的真實身分與行持!欲了知蓮師的生平事理當詳細查閱梵藏文原典,特別是有關他的傳記,否則何來觀點的正確與可信?
     

    待續…..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7

    我跟聖嚴法師從未接觸過,但我知道他在為廣大佛教徒推介佛法方面作了不少工作,在此我隨喜他一切具有真實功德的弘法利生之舉。但在上引文字中,他對密法瞭解的片面,已達到了讓任何一個對密宗稍有常識的人都深感震驚的地步。儘管他獲得過世間的博士頭街,但這種輕率的斷言連一個世間知識份子的基本修學態度都未曾具備。我想法師在準備他的論文時至少應該翻查一些資料吧?尤其是在面對他並不熟悉的一些領域時。全知全能的聖者在這個世界不是說沒有,有也恐怕是鳳毛麟角。但讓人感到大惑不解的卻是:法師卻敢在對密法大義不怎麼明瞭的情況下提筆行文,而且“行”得如此離譜!他到藏地進行過實地考察嗎?他都看了哪些第二手、第三手資料?他確證過這些資料的可靠性嗎?如果都沒有的話,那這個世界上恐怕再也不會存在所謂的研究與著述了,一切文字與結論都將成為徹頭徹尾的不可靠。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6

    曾經看過聖嚴法師著的《佛學群疑》,其中有幾句話這麼寫到:“在西藏最早傳承密宗的是在家人,比如蓮花生大士,是紅教的創始祖,傳說中他是有妻子的,以後紅教的喇嘛,上師也都是在家人,所以上師由在家人擔任,是為西藏的特色。”

     

    繼續閱讀 >

    密宗的功德-4

    總之,宗喀巴大師曾云︰「若知異宗無相違,一切經論知訣竅,則亦證悟佛密意。」我的大恩上師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一生中最深的訣竅是在善良的人格,遠離世間盛事的出離心,廣度有情的菩提心三者的基礎上,勤修無上大圓滿密法,最後一齊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普願天下有情,共遵此道,同趣無上菩提。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5

    說到這一修法的目的,無非是想以方便道證悟佛果。印度八十位大成就者的傳記中說,有一些修行人就是以此法門而達到無學道之果的。


    從內心來說,我既不願看到聖潔的密宗修法被人誤解,也不願看到有人利用它為自己的貪心裝點門面。原本所有問題都是可以拿出來進行討論的,只要大家都本著實事求是的認真負責態度。在面對一個未知的領域時,瞭解、思考、探討實在是一種最好的獲取知識與智慧的途徑。假如我們都本著對自己負責、對佛法負責、眾生負責的態度,那麼很多無謂的爭論就有可能徹底煙消雲散。在這方面濟群法師無疑是一個良好的表率,他以極大的恭敬心及求知欲替眾生示現發問,在當今這樣一種紛爭四起、妄念邪見遍滿天下的大氣候下,他用自身的求法若渴之舉為眾人做出了真誠求知的榜樣。但遺憾的是,很多人,包括漢地一些非常著名的大法師,在面對他們並不瞭解的密法時,卻表現出了令人震驚的因無知而來的無畏。他們在瞬間就極其不負責地吐出一大堆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有關密宗的錯誤、可笑的詞句,末了,還要以知識權威擁有者的面孔自居。要知道,我們探討的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世間法問題,而是佛法! 隨意歪曲、謗法的過失,難道這些自詡為佛教學者的人竟連這一點也不知道?除非有特殊密意,否則這些人一定會對而且必須為自己的全部言行負起有可能產生的所有惡果。

    繼續閱讀 >

    密宗的功德-3

    又有人認識到密法的殊勝性後,對自己是否有福報與緣份修學無上密法產生了疑懼。其實這完全屬於不必要的非理猶豫,《勝乘寶藏論》已對此作了明確的答覆:「凡是相遇無上極密乘的人,往昔必定已供養過無數佛陀,並成過普賢王如來的眷屬。」因此,已經受到最無上灌頂的人,必定已有殊勝的宿業因緣,應對自己也生起堅定的自信心,此世認真修學無上密乘,必能迅速證果,早日完成渡生大願。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4

    當然了,如果有個別根基對路的人,他們已能認清煩惱即是菩提的本質,並對諸法自性有了清醒、堅定的定解,他們則可以此方式而成就,這一點 在顯宗經論中也有所反映,如《楞嚴經》云:“狂心頓歇,歇即菩提”;《華嚴經》云:“吾與一切佛,自性平等住,不住亦無取,彼等成善逝,色受想行識,無數善逝眾,彼成大能仁。”;《維摩詰所說經》又云:“為增上慢,說離淫怒癡名為解脫;無增上慢者,說淫怒癡性,即是解脫。一切塵勞,即如來種。”;《文殊幻化經》則云:“非除輪迴而修涅槃,是緣輪迴即是涅槃。”;六祖惠能大師也說“煩惱即菩提”。……這些教證都在明確告訴我們,大乘顯宗同樣認為依靠煩惱即能獲得無上正等覺,此種思想在《無垢稱經》中表達得更明顯。此經中云:“蓮花非從曠野乾地裡生,而從泥水中生也。如是無上正覺菩提亦非從聲聞斷惑、見無為法而生,若生如山之薩迦耶見,則能生無上正圓菩提心。是故,諸煩惱為善逝之舍利也。”這種觀點與聲聞乘的看法並不盡相同,因聲聞乘要求修行者必須斷除煩惱方能證果。同理,密宗中對貪欲的本質也自有其與顯宗不大一致的觀點,但在五毒即五智這一點上,密法與禪宗無疑有著相同的指導思想。

     

    繼續閱讀 >

    密宗的功德-2

    如法王仁波切的《忠言心之明點》中說:「在五濁黑暗極為深重的末法時代,前八乘猶如星光,很難遣除眾生煩惱,而大圓滿則如麗日中天,最善對治眾生煩惱。」我們通過自己的修證實踐也可了知,當煩惱生起時,其他許多對治法不能直接斷除,而以密法的最深訣竅,不須勤作,直觀心的本性,一切煩惱頃刻即消散於法界中。而這些殊勝訣竅,也只有對上師生起正信的人才能運用自如。進入密乘後只要自己沒有退失信心並嚴持密乘戒律,縱然今生沒有證悟實相,但以聽聞加持力也能盡快成就。無垢光尊者云:「若男若女已入此勝密,並獲得傳承教言,雖其未證悟,然以聽聞之功德力,決定速疾解脫,因彼相遇無上果法之故。」《日月吻合續》中云:「學密利根者即生成就,中根者中陰,下根者來世幻化界得解脫。」確確實實密宗裡有見解脫、聞解脫、繫解脫等一般凡夫所無法想像的眾多方便加持法。因此蓮花生大士也云:「現見畫物即成佛,身觸彼者即成佛,聽聞彼聲即成佛。」甚至傍生聽聞密法也照樣能得到成就,譬如前幾年,法王在給一隻老山羊傳了《七寶藏》等的傳承,老山羊臨終後便往生到了東方現喜剎土。密宗祖師極喜金剛云:「若僅聽受此密法,七世之前定解脫。」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3

    密宗大成就者貝瑪拉密札在其所著的《成智慧論》中說過,密宗中的雙身修法絕對不是讓修行者去執著自身的生理感受,空樂無別才是它應該達到的目標。此論還嚴厲譴責了所謂學密一定要煉雙身法的謬論。就以我們大圓滿的教法來說,就不曾過多強調過雙身修法。

     

    繼續閱讀 >

    密宗的功德-1

    佛在顯宗第二轉法輪中著重宣說諸法的般若空性,在顯宗第三轉法輪中宣說了空性基礎上的光明,但是多採取隱含、譬喻的方式。密乘的見解是在綜合了顯宗的第二、三轉法輪的基礎上,進而以直接、詳細、廣大的方式把諸法實相和盤托出,並且在具體修行上增加了顯宗中所不具的許多方便。《三相燈火續》總結密宗的特點云:「一義亦不昧,不難方便多,是為利根故,極勝密咒乘。」又據《諸天積聚續》中說,五濁愈熾盛,時代愈趨末法,無上密法的加持就愈強烈。噶陀度達仁波切云:「五濁黑暗愈深之時,蓮師加持之月愈明。」眾多的續部、論部與諸多大德的教言都曾宣說,末法時期,眾生煩惱熾盛時,其餘八乘(外三乘:聲聞、緣覺、菩薩乘;內三乘:事部、行部、瑜伽部;以及密三乘中的瑪哈瑜伽與阿努瑜伽)已無力調伏,唯有九乘之巔無上密法大圓滿才能調伏。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2

    法師又提到雙身修法的適用範圍、資格限定、所欲目標等問題,這裡一併給以作答: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4

    隨著西方文明的東進,以及人們對傳統文化修養的不足,有不少人把佛教等同於迷信看待。其實即使從西方哲學來看,佛教也是一門深奧莫測的學問。黑格爾的辯證思想,弗洛伊德等的精神分析學說,就已經受到佛法的影響。又恩格斯曾說︰人類到釋迦牟尼佛時代,辯證思惟才得以成熟。由此也可見佛教是真正的智慧。還有社會上經常有人干涉他人的信教自由,對此國家法律早已作出規定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1

    其實佛陀在顯宗經典中也絕非隻字未提密法、未提密法中的雙身修法,只不過他提到的方式比較隱秘而已,這也是佛陀一貫的傳法方式。他在大乘經典中明顯、廣泛宣示的教義,在小乘佛法中往往是以不明顯、略說的方式出現。比如講到空性,佛陀就在小乘根基眾生前著重抉擇了人無我空性,至於遠離一切戲論的大空性則並未作明顯、公開的開示,但也早已在其中留下了可供利根者未來向更究竟的空性境界邁進的階梯。同樣,佛陀也在部分顯宗經典中暗示了密法的某些方便法門,只是未作更多的引申與鋪陳,否則也就不會有顯密之分了。比如《女身令佛歡喜經》中就說道:“菩薩者,為令諸佛生喜,將自身化為女身,常行於善逝之前。”這就是所謂的以隱藏方式宣說,類似的經典教證還有許多。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3

    要介紹一件事物,首先必須瞭解事物本身,尤其是介紹博大精深的密宗,必需求教於密宗典籍以及如法修持密宗的人,而不應該憑自我想像或依靠那些外行人的評論,否則難免漏洞百出,與事實不符。所有的密宗以及歷代傳承祖師都從未講過密宗崇尚性慾以及對生殖器的崇拜,恰恰相反,這些庸俗的世間執著正是學密人必須以無上方便加以對治淨化的,否則耽著於其中,怎能生起修道的功德,證得無上的佛果?這是每個學密人所深知的道理。佛教是神聖的,佛像是聖潔的,借佛像斂財的作法必須受到譴責,尤其像天樂宮那樣的不顧佛門教理,粗製濫造的作法必須予以制止。天樂宮的「密宗佛像」已引起了以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為主的廣大佛教弟子的強烈不滿,此風不止,勢必造成難以估量的惡劣影響。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10

    然而放眼當今社會,有多少雙身像都在各種公共場合中被多方展覽、暴露著;商店裡也公開出售各式各樣的唐卡;打開電腦,網路裡有著數不清的五花八門的雙身寂忿像,這些作為都嚴重違反了密宗戒律中有關要求保密的條文,這實在令人痛心疾首。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2

    現在漢地營建佛教景觀,借以招攬遊客的作法蔚然成風,其中按佛教規定而建的,也有存在著不少急功近利,草草上馬,結果所表現的已與佛教完全違背的現象。比較典型的是四川樂山東方萬佛城,在那裡的天樂宮中看到有許多赤身裸體的男女擁抱像,打的卻是密宗的旗號,旁邊的石碑上還赫然寫著「信欲派」、「對生殖器的崇拜」等等字樣。真讓人感到既可笑又可憐。佛教中對塑造佛像有嚴格的尺寸比例要求,顯密都有這方面的專門經續,這些不著衣裝的男女像,雖然套上了神聖密宗的名號,卻與莊嚴的佛像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這在間接上也違反了國家宗教法規。又「信欲派」、「生殖器崇拜」這些強加在密宗頭上的字眼是從哪裡找來的?是你們發明的,還是你們本身就是崇拜生殖器的信欲派?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9

    至於密宗道場中供奉著的男女雙身像,只可在此略作說明:對這種雙身塑像不應以世間凡夫不清淨的分別念去妄加揣度,它們根本就不是男歡女愛 的象徵,也絕非是在鼓勵眾生的無明與貪愛,男身代表的一般是方便或顯現,女身則代表了智慧或空性。這方面的道理只能暫時講到這裡,因在 未經密法灌頂者面前宣講這些會引起諸多過失。密宗戒律裡有嚴格規定,以圖片、文字、講說等方式,在非為密宗根基者前公開展示、宣傳密法,並令彼等生起對密法的邪見,此等行為均屬破成之舉。

     

    繼續閱讀 >

    社會流弊-1

    隨著密法在漢地的逐漸興起,以及唯利是圖之風的逐漸蔓延,不少人將致富成名的眼光轉到無上密宗,在社會上借助密宗而謀利的現象層出不窮。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8

    由此觀之,如破除不了我與我所之執著,則決定不得見清淨戒。而異生位之凡夫,尚未離開三輪執著,這樣看來,即便他們將根本與支分戒嚴持不犯,也只能算作行清淨戒圓滿而已,故而見清淨戒的能持與否,才是衡量一個修行人戒律是否清淨的最根本之標準。這個標準是如此之高,以至於已得聖果之阿羅漢都不能被稱為戒行究竟清淨。這個觀點對許多小乘修行人來說,也許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但對大乘修行人來說,它卻是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那麼對密乘的有些戒律,我們的眼光同樣也應該放長遠一點,畢竟對所有未接受過密乘灌頂的人而言,這都是一個讓他們倍感陌生的領域。

     

    繼續閱讀 >

    摸頂與灌頂-3

    以前也曾有一位大德說過:「如今噶瑪巴到處灌頂灌腳。」言下之意密法並非有如此殊勝。這也應屬於一種未經觀察的偏執之詞。密宗當然沒有灌腳儀式,灌頂是密宗的一種最殊勝的儀式,《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中云:「依甚深之密咒灌頂儀軌,即能驅散或洗淨弟子之三門及平等俱之諸障垢,於自相續中注入或種植能顯現智慧之力,並令成熟四金剛也。」在歷史上記載,釋迦牟尼佛給恩扎布達國王灌頂後,立即證悟本性,獲得佛位。續部中云:「灌頂後,不修亦成就。」其實灌頂在顯宗中也屢見不鮮,如《十地經》中說,十地菩薩最後獲得十方諸佛的大光明灌頂而證正等覺。《集密意經》也云:「若證佛陀之密意,復次明示於他眾,此乃一切勝灌頂,彼得三有諸灌頂。」又《大乘無量壽經》在開篇介紹與會的十六大菩薩的功德時,也有「升灌頂階,授菩提記」之說。《楞伽經》云:「一切佛剎,所有如來,皆舒其手,如轉輪王子灌頂之法而灌其頂,超佛子地獲自證法,成就如來自證法身。」若聽到灌頂的字眼便心懷不悅,則不免造下捨法罪,而無法解脫。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7

    《寶積經》中非常明確地宣說了“行”清淨戒與“見”清淨戒的區別:“迦葉!若有比丘住清淨別解脫戒,善護根門,一切行為皆如律制,乃至微細毀犯亦無,清淨一切應行學處,然唯執有我我所,迦葉!是比丘名第一破戒,似善持戒。若比丘具足修行十二杜多功德,然比丘見有所得,住我我所,迦葉!是比丘名第四破戒,似善持戒,彼是破戒,如是菩薩,名誑如來。”以此之故,《大智度論》中也說:“下人破戒,中人著戒,上人不著戒。”

     

    繼續閱讀 >

    摸頂與灌頂-2

    上師身體有無量的壇城和空行的護法,摸頂是給弟子加持的一種方式。歷史上就曾經有具足信心的弟子,合掌祈求上師摸頂而開悟,米滂仁波切就是通過上師蔣揚欽哲旺波的摸頂而證悟。也有些精神病患者通過有修證人的摸頂而霍然痊癒。以前十世班禪大師經常以這種方式給眾生加持,1986年前後,十世班禪大師視察四川、青海、雲南等地的藏族地區時,經常舉行大法會並給信眾摸頂。授記中班禪大師是阿彌陀佛的化身,豈有佛菩薩做騙人的事情?又出此言者的上師也經常給人摸頂加持,那是否他也騙了眾生?一位做弟子的給師父的行為做出了這種結論,又會給人以何種感想?又如果廣泛提倡只念一句佛號,就能得渡,那佛說法不也就沒有必要了嗎?他老人家給人唸唸佛號,豈不輕鬆省事?四十九年說法何等辛苦呀!但本人不敢如是承認,念佛、摸頂都是渡眾的方便法。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6

    由此可見,對某些眾生來說當下必墮地獄之惡業,菩薩若能以悲心及善巧方便行持,反倒可以之而積累起無數福德資糧。若小乘、大乘戒律都對非以貪心及愚癡所攝之所謂邪淫作了方便開許,那麼以理推之,無上密乘在同樣的指導思想下,特殊開許個別修行人將貪欲轉為道用,也就更不足為奇了。出於密法要求保密的基本原則,這裡不可能廣說具體的行為細則。 但我們內心應該明白一點,即對三乘戒律、對三乘一切表面上的互相違背之處,都應該持有這種圓融不二的觀點。

     

    繼續閱讀 >

    摸頂與灌頂-1

    有法師說︰「若真的摸摸頭就可以得度了,當初佛陀何必講經說法呢?四十九年說法是何等的艱辛,他老人家給人摸摸頭豈不輕鬆省事?所以諸位千萬不要迷信,不要被人騙了。」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5

    當這個嚴肅的問題擺在星宿面前時,他不覺陷入兩難的處境之中:若與 女人結為夫妻,四萬兩千年行持梵淨行之功德、努力,頃刻間就灰飛煙滅;但若拋下女人自顧自修行,她又可能因我而死。星宿原本已扔下女人逕自走開,但在走過七步之後,對這個女人的悲憫之心終於讓他停住了自己的腳步。他下定決心,只要能令這個女人不再身墮地獄也在所不惜感受痛苦、不會因情喪命,自己即便捨棄戒行,並因此而身墮地獄也在所不惜。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4

    同樣根據《五燈會元》等禪宗典籍記載,漢地禪宗二祖慧可大師晚年經常到酒肆、屠場去,有人不解,二祖便說,「我自調心,何關汝事?」後來有禪師經常到妓院去調化眾生,又如越州禪師不喜聞「佛」字,南泉斬貓、丹霞燒佛等也都是一般人以淺顯之見難以接受的行為。又根據《晉書》等史料記載,歷史上鳩摩羅什大師晚年時另闢居所,置有妻室,有弟子欲效仿,一日大師上堂,手持一碗,碗裡裝滿小針,並說有誰若能像我一樣將針吞下,即可學我行為。於是將針悉數吞下,並又一一從全身毛孔中出來,於是眾人愧服。還有濟公和尚的吃肉喝酒、不守清規,金山活佛行為詭異、常現神通,但卻都受到大德們的推崇。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4

    大乘經典中再次對未被貪心所攝的所謂破戒之淫行做了相應開許,這方面的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來自佛租釋加牟尼佛。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3

    顯密圓融是成佛的捷徑,蓮花生大師教誡說:「外面行為依小乘經部道,此有細緻取捨因果的必要,內行為依無上密咒道,此有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雙運的必要,密行為應依大密大圓滿法,此有即生成就虹身的必要。」以此教證可以了知密宗並沒有說學密就不必守小乘戒律,密宗行者乃至成就前都會受持比丘、沙彌、沙彌尼或居士等戒律。如果已證得成就,則可以作各種方便示現。蓮花生大師在有些眾生面前顯現小乘比丘相,在有些眾生前顯現密乘瑜珈師相。不丹的國師蔣揚欽哲仁波切出家後,又娶有空行母,一生顯現了極大的事業與成就。龍樹菩薩的上師薩饒哈娶了空行母後,說今天以前還不是比丘,今天起正式成了比丘,然後給龍樹菩薩傳了比丘戒。諦洛巴祖師是位乞丐,常吃活魚,十世班禪大師也娶有空行母,同時享有崇高的威望,一生為國家為佛教作出了巨大貢獻,布瓦巴飲酒不醉,且飲後又從其指尖流出,格魯派大成就者大譯師饒在娶空行母後,傳了比丘戒,還以甚深的密意降伏了包括瑪爾巴的兒子達瑪多德等十二大已登地的成就者。

     

    繼續閱讀 >

    雙運與戒律-03

    說到淫戒,其實在密宗的所有宗派之中,從未開許過任何一個修行人在未了達貪欲本質的前提下去搞所謂的雙身修法。不過與上舉十不善業的道理一樣,如果一個修行人已達到了很高的修證境界,此時他便可以方便法受雙身修法。不僅密乘中有如此開許,聲聞乘中同樣對此作過相同的解釋。 如果一個修行者已斷除了自相續中的煩惱,他也可依方便法在顯現上暫時“破戒”。《律藏》中就記載了這麼一個公案:有一阿羅漢名為色迦桑目,她原本是一普通女眾,後通過修法而得阿羅漢果。在其顯現為得果比丘尼時,未生怨王與她行邪淫,但因她早已斷除了貪欲之心,故在整個過程中未有絲毫出自個體貪心指使下的樂受。釋迦牟尼佛後來說她儘管身為比丘尼,但因未生真實貪心之緣故,所以並不能將其行為判定為破戒。不僅對阿羅漢作了如是開許,《律藏》中還記載了一個已斷除了欲界貪欲的出家人,儘管也與人行過邪淫,但釋迦年尼佛依然沒有將他的行為指斥為破戒,因他也無有絲毫貪愛故。這個出家人還僅僅只是斷除了欲界貪欲,但佛陀亦對他的行為作了開許。
     

    待續…..

    繼續閱讀 >

    密宗行為與小乘戒-2

    藏王赤松德真當時作了規定:「藏地僧俗今後見解依龍樹菩薩,行為依靜命大堪布。」米滂仁波切也曾說:「希有薩霍堪布之行為,無等龍樹菩薩之見解,彼二一味傳承所印持,願盛前譯勝者之教法。」在歷史上,舊密的祖庭拉薩桑耶寺曾集會七千餘持清淨小乘戒律的僧眾,歷來也經常有聚集數千持小乘戒的寺院。1982年法王如意寶在整頓四川、青海一帶藏區的佛教時,教誡說:「夜空的星星雖然繁多,但啟明星只有一顆,除大瑜珈師和大成就者外,所有僧尼必須以別解脫戒律為首,破別解脫根本戒者不得與僧團共住。」在如今的密法中心喇榮五明佛學院,六千餘僧眾也皆是持清淨的小乘戒律。世俗中因果不虛,蓮花生大師給我們作了極好的教言:「見解之高猶如虛空般,取捨因果當如細粉。」若沒有相應證悟的凡夫人也行持密宗行為,其結果唯墮落而已。學密宗的人中出現幾個相續中沒有證悟,但平日有喝酒或有家室等的僧人,應知是這些人沒有如理行持,而不是密法的過失,這類現象在顯宗中也同樣不可必免。我們不應把人的過失加在法上,《彌勒請問經》云:「不以憎嫉人故而憎嫉於法,不以人過失故而於法生過,不以於人怨故而於法亦怨。」

     

    繼續閱讀 >
1 | 2 | 3 下一頁

六道眾生都曾如父母般愛護你,你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愛與慈悲。

如果你們虛度此生,空手離開世間,那麼在未來,人身將非常難尋。

生、老、病、死是一條沒有橋樑或淺灘的河流,你們把船準備好了嗎?